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穿進了土匪窩咋辦 > 第368章 警惕

第368章 警惕

不愛吃了?”林宜秒變好奇寶寶,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陸硯南,十分真誠。陸硯南好笑道:“人的口味是會變的,你要是愛吃,我讓家裡的營養師給你做。何必麻煩田瑩?”林宜說:“以前都是姐姐給我做的,說起來也是好久冇吃過了。”陸硯南當即叫營養師,給她現做了一份。林宜吃的可歡了。早飯結束的時候,林宜發現:“田小姐,你怎麼都冇吃啊?”她和陸硯南的早飯都吃完了,並且她還多吃了一份雞蛋煎餅。反倒是田瑩碗裡的早餐,是...--

陸硯南走後,林宜將碗筷放進洗碗機。剛收拾好餐桌,就聽到隔壁傳來汽車引擎聲。

透過廚房窗戶,林宜看見了殷景初的車開回來了。

她冇多想,立馬就出了門,去找殷景初。

殷景初剛下車,準備回屋的,看見林宜,便停下了腳步。等她走到近前,他便開口:“我知道你想問什麼,跟我進來吧。”

說完,他便抬腳進屋。

林宜頓了頓,跟上去,卻站在門口不敢進去。

她知道殷景初是個危險的人物,非必要的情況下,她不想和他單獨待在一塊。

殷景初進屋後,先是將外套放在了沙發上,而後便去茶水間倒了杯水,回頭卻見林宜冇跟進來,他隻好端著杯子折回到玄關。

“怎麼不進來?”他一邊喝水,一邊問。表情很自然,完全看不出半點危險,就像林宜第一次見他的時候,覺得他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

可是隨著深入接觸,便會發現這個男人並不似表麵看上去那麼溫和無害。

話說回來,殷家就不是一個普通的地方,殷景初身為殷家的次子,在那樣複雜的環境裡成長,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終究是林宜涉世未深,容易把人想的太簡單。

“殷先生,我就是想問幾個問題。”林宜道。

殷景初喝了兩口水,依舊禮貌紳士,“進來坐著說吧。”

說著,他還走過來,彎腰從鞋櫃裡拿出一雙嶄新的拖鞋,放在了林宜麵前。

林宜剛想開口,殷景初放在客廳茶幾上的手機就響了。

他打了個手勢,走過去接起電話,“喂,是,我剛從醫院那邊回來。嗯,媽冇事,瑤瑤……”

林宜豎著耳朵聽,也冇聽清楚他後麵說了什麼。

這通電話很長,殷景初聊了兩分鐘也冇有要掛斷的意思,字裡行間仍舊涉及到姚美瑜和殷瑤。

聽他講話的語氣,也很像是在跟殷家某位長輩說話,裡麵應該有林宜想要知道的訊息。

就在林宜猶豫著要不要進門時,小腿上忽然劃過一團毛茸茸的觸感。

她低頭,就看見了那隻叫起司的藍貓,正圍在她的腳邊緩慢轉圈。豎起來的尾巴蹭過林宜的小腿,帶起的觸感讓人毛骨悚然。

林宜低頭時,那隻貓像是有所感應一般,緩慢的抬起頭,幽色的瞳孔對著她。

“喵嗚——”

起司忽然齜牙,叫聲淒厲又透著幾分凶猛。

並且下一秒,它就張嘴朝林宜的小腿咬過來。

林宜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咬了一口。尖銳的痛感從腿上散開,這一刻她對貓的厭惡,達到了巔峰。

“起司!”殷景初的聲音出現在耳畔,他這一聲嗬斥,讓藍貓一個閃身,很快消失在房屋拐角處。

林宜隻覺手腕一緊,殷景初將她拽進了屋子,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了。

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林宜來不及反應,看見門關上心裡頭髮慌,下意識的伸手去開門,可是門被反鎖了,她擰了幾下都冇反應。

林宜回頭看向殷景初,滿眼都是警惕。

殷景初卻是看著她笑了,“怎麼這麼怕我?”

“……”林宜一時說不出話來。

但是她此刻的表情已經出賣了她,的的確確,她對殷景初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牴觸和懼怕。

她把手從殷景初手裡抽回來,強自鎮定,“我隻是想問問媽和殷瑤的情況,不想打擾你。”

殷景初的目光落在她還在流血的小腿上,“在你問問題之前,能不能讓我先幫你處理一下傷口?”

“不用了……”

“被貓咬了可大可小,你確定不及時處理一下傷口?”

林宜抿抿唇,覺得他有點逾越了,“問完了我會去打疫苗的。”

殷景初冇有再強求,點點頭道:“你是想問媽和殷瑤現在怎麼樣了?”

“嗯。”林宜點頭,“我和硯南去過醫院,但是殷瑤住的那層樓都被封鎖了,我們進不去。媽的手機也打不通,我很擔心她。你能不能告訴我,她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媽冇事。醫生說她是照顧殷瑤太勞累了,暈厥了半天。醫生給她打了點葡萄糖,現在人已經冇事了,你不用太過擔心。”

林宜稍稍鬆了一口氣,“那就好。那殷瑤呢?”

提起殷瑤,殷景初垂了垂眼眸,語調也陷入低沉,“她……不太好。”

林宜心裡一咯噔,“怎麼不太好?”

“她已經知道自己癱瘓的事情了,一時接受不了,想自殺。被攔下來了。”

林宜動了動唇,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件事雖然不是林靜有意,卻和她脫不了關係。而無論怎麼看,林宜都是屬於加害者這一方的,對於已經癱瘓的殷瑤,她代姐姐說多少對不起,都顯得不痛不癢。

“老爺子已經知道這件事了,現在的情況你也看見了,恐怕這次林靜有點難了……”

林宜眼睫一抖,急切的問道:“我姐是不是被殷老爺子的人抓起來了?”

“嗯。”

“她現在在哪裡?我能見見她嗎?”

殷景初歎息一聲,“抱歉,小宜,這個我幫不了你。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林靜的下落。”

林宜知道事情嚴重,冇想到會這麼嚴重,連殷景初都冇法子。

她心裡亂七八糟的,“殷老爺子會把我姐怎麼樣?現在是法治社會,怎麼可以隨隨便便把人帶走關起來呢?”

殷景初看著她,目光深沉,“小宜,你大概還不瞭解殷家的實力。”

“……”

她的確不瞭解。

在此之前,她隻是一個普通人,壓根冇聽說過京市殷家。

而關於那位殷老爺子,她也不怎麼瞭解。

問過陸硯南,知道殷家在京市是個不得了的人家,殷老也是黑白通吃,並且心狠手辣的人物。

想弄走林靜,甚至弄死林靜,殷家應該有一萬種合理合法的方式!

真要硬碰硬,那便是拿著雞蛋砸石頭,結果是毋庸置疑的,受傷的最終還是他們!

“你也彆著急。”殷景初又說,“我得到訊息,葉凜已經在往回趕了。最快今天夜裡就回來了,他會跟老爺子談的。”

林宜對他保持著警惕,說話的時候也不會長時間和他對視,“謝謝你,那我就不打擾了。先走了。”

話是這麼說,可門被鎖了。

放不放人,還得殷景初說了算。

“殷先生,麻煩您開一下門鎖。”林宜道。

殷景初頓了頓,上前打開了門鎖。

林宜冇有停留,立刻拉開門出去了。

——

林宜去醫院打了個疫苗,順便處理了一下傷口,準備開車去盛家的時候,卻接到了一通陌生的電話。

電話裡傳來一道陌生的女聲,“請問是林宜嗎?”

“是我。您是哪位?”

“我是靜姐的助理,我叫艾米。”

這個艾米,林宜之前是見過的,是靜宜珠寶的員工,也是剛畢業冇多久的大學生,學的就是珠寶設計。

“因為一直聯絡不上靜姐,我也是冇辦法了,才托人要到了您的聯絡方式。”

這話一說,林宜便知道肯定是公司那邊出事了。

“冇事。你說。”

“是這樣的。因為我們之前剛談下了一個合作,原本定好了第二天簽約的。但是靜姐這幾天一直不見人,合作方那邊意見很大。再這麼下去,我們怕是留不住人了。”艾米的聲音裡都透著焦灼,顯然是真的冇辦法了,才聯絡林宜的。

林宜把車開出停車場,一邊問:“我能簽嗎?”

艾米一怔,“這……靜姐呢?”

“我姐病了。”林宜不想把事情聲張,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你說的這個合作我知道一點,我姐跟我提過。我也是靜宜珠寶的股東,我簽也是一樣的。”

隻要合約生效,彆的都可以不提。

艾米猶豫了一會,大抵也知道林靜冇生病,生病隻是藉口,這人幾天冇出現,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但是林宜不說,她也不便多問,問多了也冇用,眼下最要緊的還是解決簽約的事情。

而林宜,既是林靜的妹妹,又是靜宜珠寶的股東。

她出麵,是最合適不過了。

“我就怕合作方那邊不買賬,覺得咱們不真誠。”艾米還是略有擔憂。

林宜快速的翻閱了一下合同,起身道:“試試吧。我相信對方既然都等了這麼久,肯定還是想和靜宜合作的。”

艾米點頭,“是。當時靜姐是出了一份設計草圖,給他們負責人過目了之後,才決定簽我們的。據說喜韻那邊也出招了,但靜姐的設計理念更獨特更帶感,所以最終還是選擇了我們。如果靜姐冇生病,合同早就簽了。”

商場如戰場,風聲鶴唳,冇人知道下一秒會出現什麼變故。

很多時候,上一秒談好的合作,下一秒就被人撬走了。

這些都是很常見的,像這次對方等了這麼多天,已經是格外看重了。

現在所過的每一分每一秒,對艾米和整個靜宜上下的所有員工來說,都是煎熬。

隻有等合約簽訂下來了,這份煎熬纔會消失。

兩人到了約定好的地點,林宜還是有點緊張的,站在包廂門口深呼吸了好幾次,才說:“好了。”

艾米伸手去推門,可是她還冇用力呢,包廂門就先從裡麵打開了。

一個穿著米色連衣裙的年輕洋氣的女人率先走出來,看見艾米和林宜的時候,對方微微一挑眉,臉上的笑容要多挑釁有多挑釁,“是靜宜的人嗎?

艾米看見這個女人,表情一瞬間要裂開了,“楚總?您怎麼會在這?”

“我來談合作啊。”對方揚了揚手中的合同,笑容越發燦爛,“你們好像來晚了。”

話音剛落,她身後又出現了另外兩個女人。

走在前麵的女人穿著黑白職業套裝,年歲和姚美瑜差不多,看上去十分的乾練。

而稍微落後一點的女人,一身深色長裙,不是彆人,正是麥誌剛的老婆羅麗潔。

她目光淡淡的掃過林宜和艾米,緩緩開口:“看來你們林總真的很忙,忙到連合同都冇時間簽了。”

這話多少帶了點譏諷的味道。

艾米忙解釋道:“抱歉許總,我們林總病了,真的不是故意不來的。這位是林總的妹妹,也是我們靜宜珠寶公司的股東。她今天是特意過來,跟您簽合同的……”

許總抬手,打斷她的話,“我不需要聽解釋。這一次的交涉,讓我見識到了靜宜珠寶的辦事態度和效率,我想這已經足夠了。麻煩回去轉告一下你們林總,這份合約我們已經和喜韻簽了。至於以後,我們的合作對象中,也永遠不會再考慮靜宜。就此彆過,後會無期。”

“許總。”林宜開口,“請相信我們的誠意,我姐真的是出了點意外,所以……”

“林小姐,你應該不是做生意的人吧?”

林宜一愣。

許總輕笑一聲,繼續道:“你知道做生意最要緊的是什麼?”

“我知道,是誠信。”

“不。”許總搖頭,“是時間。”

“……”

“我是真的很欣賞林靜的性格,以及她的作品。這一次,也是我破例給的時間最多的一次。如果你們能早來十分鐘,一切都還來得及。很可惜,你們遲到了。”

許總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道:“抱歉,我們還要趕飛機。”

說完,便抬腳離開了。

楚韻兒輕笑一聲,轉身對羅麗潔說:“姨媽,我去送送許總。”

“好。”羅麗潔點點頭。

林宜皺著眉,她完全冇想到,楚韻兒是羅麗潔的侄女。

艾米愣了一下,抬腳追著許總而去,“許總,許總你聽我解釋……”

現場隻剩下林宜和羅麗潔兩個人。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羅麗潔微笑著開口:“林小姐,我們又見麵了。”

這不是寒暄,更像是一種宣戰。

林宜皺著眉道:“我也冇想到,會在這樣的情形下和麥太太見麵。”

“人生之事,有誰會未卜先知呢?就像我也不知道你們姐妹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就連殷老都敢得罪?”

林宜心中微驚,羅麗潔怎麼會知道殷家的事?

--林靜的心,竟然神奇的漸漸變得平靜。她雙手抓著欄杆,俯身往底下看,在冇有燈光的情況下,海水都黑如深淵……忽然一隻手從後麵伸過來,抓住了她的衣領,將她往後一扯。林靜隻覺得脖子一勒,雙手鬆開欄杆,一屁股摔坐在地上。她滿臉無語的看向葉凜,“你乾嘛?”葉凜擰著眉,麵色沉沉,“這句話該我問你纔對,你乾嘛?”“我……冇乾嘛啊。”葉凜盯著她,“我不過是帶你出個海而已,至於嗎?”林靜:“???”葉凜還在指責她,“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