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春閨黃粱夢 > 第1章

第1章

彩色,忽閃忽閃,飛躍於園中那一片人工挖掘而成的巨大湖,湖麵波光反射,讓人們感覺到如夢如幻的場景。春季的裴家祖宅充滿了安逸和生命的氣息,讓人倍感舒適和愉悅。百年的宅院,經過漫長的歲月,裴家養在湖的錦鯉繁育得十分繁盛。裴家每次辦宴會,那一湖珍奇的錦鯉最是吸引人。“表妹,你看那群魚兒,是不是有隻金色的錦鯉?”一位身著鵝黃色衣裙的嬌柔女子,驚喜地用手指著水麵,拉著身邊著淺綠色衣裙身材婀娜的女子往水中看。鵝...-

陽春三月。揚州府,北城。城中許多富貴人家的府邸,都集中在這一片。裴家,就居於其中。裴家的祖宅,經曆了幾代人的經營。以絲綢貿易為主業的裴家,如今的宅邸占地麵積已經十分的龐大。鶯飛草長的季節,裴家的院子,也是五彩斑斕的。春日陽光灑滿了祖宅,一切都顯得格外生機盎然。茂密的竹林至鮮花簇錦,蘇合香吐的青藤蔓已掩蓋了裝飾華美的亭子。仙鳥魚綴以華麗的彩色,忽閃忽閃,飛躍於園中那一片人工挖掘而成的巨大湖,湖麵波光反射,讓人們感覺到如夢如幻的場景。春季的裴家祖宅充滿了安逸和生命的氣息,讓人倍感舒適和愉悅。百年的宅院,經過漫長的歲月,裴家養在湖的錦鯉繁育得十分繁盛。裴家每次辦宴會,那一湖珍奇的錦鯉最是吸引人。“表妹,你看那群魚兒,是不是有隻金色的錦鯉?”一位身著鵝黃色衣裙的嬌柔女子,驚喜地用手指著水麵,拉著身邊著淺綠色衣裙身材婀娜的女子往水中看。鵝黃色衣裙的女子顯然對水中魚兒很感興趣,她嬌柔的一聲輕喚,吸引了身邊的幾個小姐妹們紛紛駐足看向水中。今日裴家春日宴,專門圍繞著後花園的人工湖水係,為參宴的夫人、小姐們辟出了賞景的涼亭和長廊。此時眾人便正好行走在水係之上的長廊中。有仆人往湖水中投餵魚食,池中一群搶食的錦鯉紮堆兒地往水麵上翻滾,引來駐足的小姐妹爭相投喂。剛纔第一個發現金色魚兒的女子,最先倚靠在連廊的圍欄邊,低頭看著水麵,一副努力尋找東西的樣子。被喚作表妹的裴夢蝶雖然對那錦鯉並不感興趣,作為主人還是很配合的往水中看去。同行的幾家小姐們,看著魚兒紮堆在水中翻滾,引來一眾鶯鶯燕燕地嬌笑聲。“表妹!”宋彩蓮興奮地拽著裴夢蝶的衣袖就往圍欄邊靠過來,她道:“我們一起餵魚吧?”說著身體便不著痕跡地往左側挪了一步,也不知是怎了,腳下的衣裙就拌住了腳。她身子一歪的同時,正巧就撞得身側的表妹裴夢蝶,兩人的身體同時往一個方向傾倒,身體的重量產生的慣性撞在了圍欄上。“哢”,木頭斷裂的聲音。裴夢蝶先撞到圍欄,身體失去控製地就衝出圍欄,“噗通”她來不及尖叫,就墜入了水中,而宋彩蓮則被自己的丫鬟拉住了手臂,冇有跟著入水。意外來得太突然,岸上的人也開始慌亂起來。“啊!救我!……救……啊……”落入湖中的裴夢蝶慌亂掙紮著雙手,攪散了正在水麵覓食的魚群,魚兒們迅速遊開,隻有一條金色的錦鯉,獨自留在原地擺動著金色的魚鰭,彷彿在對她施以救助。但是魚兒哪有人的力量大,最後裴夢蝶並冇有等到救她的人,失去了力氣的她,隨著金色的魚兒,慢慢地向水下沉去。…………碧空如洗。一隻信鴿撲棱著翅膀穿越竹林,落在了廊下。吳媽媽上前從信鴿的腿上取下信筒,轉身進了房。一臉憔悴的裴大夫人秦氏坐在窗前的榻上,接過吳媽媽手中的信筒,默默地看著信。小姐落水昏迷已經十多天了,夫人這段時間整日守在這屋子照料小姐,幾乎冇有好好休息過。裴家現在又在籌劃著要將庶子登記在夫人名下,夫人的狀態有多糟糕,吳媽媽都看在眼,心疼不已。“夫人?”吳媽媽見裴大夫人看完信後坐在那兒不動了,擔憂的小聲輕喚了一聲。“嗯。”裴大夫人終於有了反應,輕嗯了一聲,才將手的信紙放在桌上,疲憊地輕歎一聲。“那件事情,爹不同意,已經讓二哥過來了,準備接我們娘倆回京。”吳媽媽一聽,心的堵著的那塊石頭終於稍微鬆動了些。還好,京城的秦老爺冇有同意將庶子登記在夫人名下,還安排了二舅老爺來接夫人和小姐回京。有了秦家的庇護,裴家就不敢再逼迫夫人了。剛剛稍微放鬆的吳媽媽抬眼看著夫人憔悴的容顏,心又湧起了苦澀。夫人嫁到裴家十三年,隻生養了小姐一人。就因為冇有嫡子,才一直被裴家老夫人不待見,平日冇少磋磨夫人。夫人年僅三十,臉上的光澤卻日漸消逝。這次小姐落水遇難,裴老夫人一句關心都冇有,就又開始提起大房這邊立嫡子的事情,這不是在夫人心插刀嗎?“夫人,奴婢這就去收拾東西,等二舅老爺來了,咱們就帶著大姐兒啟程。”吳媽媽拿起一旁的茶壺,給裴大夫人斟了杯茶,安慰道:“回京城也好,可以讓老爺給咱們大姐兒請個太醫看看,興許大姐兒就能醒了呢?”“我兒一定會好的!”秦氏被這話勾起了悲傷,眼眶又紅了。“嗯……”秦氏和吳媽媽正在悲傷之際,床榻上的人兒突然發出輕微的呢喃聲。“什聲音?”秦氏擦了眼淚,抬起頭看著吳媽媽問道。吳媽媽也是一愣,順著聲音向床榻方向看去,然後一臉不可思議地回頭看著秦氏,“好像是床榻那邊?”床榻上垂掛著的床帷一陣晃動,隨後一隻白淨的玉手從床內伸出,將床帷掀開。“啊呀,我的兒!”秦氏最先反應過來,起身跌跌撞撞地來到床前,一把就將床帷掀開。當看到床上原本昏迷的女兒,此時正眨著一雙鹿眼坐了起來,懵懂地仰著頭看自己時,激動得淚如泉湧,一側身坐在床邊,一把將女兒摟在了懷。“孩兒,你醒了,嚇壞娘了!”裴夢蝶剛醒過來,就被秦氏突然抱在懷,一時間她有點喘不過氣,畢竟醒來就被陌生人抱著,感覺怪怪的。“呃,這位,嗯?這位夫人。”裴夢蝶在秦氏的懷不自在地輕微掙紮了一下,“您能不能先放開我,讓我去解決一下,咱們再聊?”睡夢中被憋醒的裴夢蝶,現在也顧不上問自己為什醒來就遇到了陌生人和陌生的環境,此刻她最著急的是找個馬桶解決一下。秦氏被女兒的這句不著邊際的話給說愣住了,裴夢蝶正好趁著她發愣的時機掙脫了懷抱,急匆匆地光著腳丫就下了床。這身體可能是因為睡得時間久了,雙腳和雙腿一踩到地上,還有些站立不穩,稍稍地打了個晃。秦氏看到女兒不僅醒了,還能下地了,更是欣喜,連忙喊著吳媽媽過來幫忙攙扶小姐去解決一下。

-看到床上原本昏迷的女兒,此時正眨著一雙鹿眼坐了起來,懵懂地仰著頭看自己時,激動得淚如泉湧,一側身坐在床邊,一把將女兒摟在了懷。“孩兒,你醒了,嚇壞娘了!”裴夢蝶剛醒過來,就被秦氏突然抱在懷,一時間她有點喘不過氣,畢竟醒來就被陌生人抱著,感覺怪怪的。“呃,這位,嗯?這位夫人。”裴夢蝶在秦氏的懷不自在地輕微掙紮了一下,“您能不能先放開我,讓我去解決一下,咱們再聊?”睡夢中被憋醒的裴夢蝶,現在也顧不上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