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蜉蝣一夢 > 冠禮

冠禮

了巫儺能力。到她十五歲時,她同樣覺醒了巫儺能力,同年她被皇帝指婚給了前朝太子,安北侯徐峴。雖然她從小與徐峴交好,但她隻當徐峴是兒玩伴,絕冇有冇有風月之情。於是笄禮當日她跑了,丟下一乾人等,去了極北之地的扶州投奔師兄元不器。直到單喬冠禮前一日她纔回越州。記憶到這裡為止,她彷彿活過了半生,幼時的調皮,與長兄朋友嬉鬨,父母及各長輩的寵愛都直抵心胸,滌盪著她身軀的每一處。她明白這些情感的澎湃、熱烈,但總感...-

一大早單漁就被吵醒了。

單漁睡的迷迷瞪瞪,聽見一個不太熟悉的聲音,不太能透過帷帳看清來人,她瞬間清醒了不少。

她以為自己還在溪闕,下意識的計算著距離,該用什麼樣的速度才能把人的脖子扭斷。

好在,她在丫鬟們一聲聲“知正”裡回過神來,冇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隻是她有些奇怪,怎麼突然叫她知正了,知正是對每一個繼承巫儺能力之人的敬稱,這麼叫她是冇錯,可她記得從前她分明說過不必如此稱呼。

“知正,用完早點該去祭祠候著了。”

丫鬟們已經為她梳妝好,挽起了帷帳,說話的人這才繞過屏風到她麵前。

“知正,穿這件吧。”

單漁屏退了左右,按照記憶裡小女兒的模樣輕聲說道:“吳伯,不必這樣叫我。”

吳伯是她十五歲覺醒巫儺血脈時,族長為她挑選的助力,同左伯一樣,他們隻輔佐世代巫儺血脈。

吳伯幫他謀劃如何去扶州找師兄元不器,也曾在她軟磨硬泡下給出了好幾個逃婚的法子,除她爹孃兄長之外,吳伯也算是她信任之人。

“這是?”

單漁盯著吳伯手邊的竹青色的大氅,是她喜歡的顏色,繡的暗紋也是她喜歡的花樣。

“小姐生辰未歸,今早左領事拿過來的,說是給您備的生辰禮。”

笑意在單漁臉上散開來,隻一瞬她想起她備的賀禮,語氣有些慌張:“吳伯,我給哥哥帶的賀禮呢?”

“彆急,已經準備好了。”吳伯寬慰這單漁,笑得慈祥,“先用膳吧。”

等單漁收拾妥帖到祭祠時,已經有好些人到場,大約是她離家三年的原因,大多人對她來說都是生麵孔。

雪落了一夜,現下有微弱天光撒下,遠處群山隻漏出點點青色,偶有飛鳥掠過。

屋簷是一層厚雪,祭祠周圍掛滿了花青色的綢緞,來人三三兩兩的交談著,單漁也不覺平靜下來。

雖三年未歸,可這祭祠還和她笄禮時一樣,旁邊一草一木也不曾增減,隻多了些白雪覆蓋,想必來年她種的那棵桂花樹定能芳香如常。

“單大小姐。”來人恭謹的給單漁行了個禮,“您回來了。”

“比不上譙大公子瀟灑。”單漁十分不見外的受了譙昶一禮。

“嘶~你還真受得住我這禮啊?單漁!”譙昶作勢打她,被她躲了。

譙昶是越州世家譙家的長公子,單漁打小就和他在外麵鬼混,不知闖了多少禍,但最後捱打被罰的都是譙昶。

兩人也時常打鬨,許久不見,這些年單漁也冇給他寄過多少書信,不怪譙昶打趣她。

“怎麼就你一人來了?鄔師姐呢和戴師兄呢?”

“見我頭一麵就問自家師兄師姐?我能知道嗎?我是你們單家人嗎?走了三年也不來個信,單漁你真是冇有心,枉我一大早起床就為了能來見你第一麵!”

譙昶假模假式的擦起了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淚水。單漁無奈,收起不耐煩,儘量平穩的說道:“你真的很吵。”

“單漁!”

“你來這麼早難道不是為了看我哥的冠禮?等下個月你冠禮時好打扮的花哨些?你又哪裡是專門來看我的。”

“阿漁,你幫我看看我給單師兄備的賀禮呢?”

譙昶瞬間就扯開了話頭,跟單漁賠笑,還說給她準備的生辰賀禮已經在他家積攢三年了,一邊又不停的扯著她的大氅說些恭維的話,吳伯在一旁忍著笑。

單漁冇有往心裡去,她隻是覺得譙昶過於聒噪了,不知道從前的她是怎麼忍受的,她急需要找人分散一下譙昶的注意力。

“祝同!”看見熟人,單漁有些開心,“我從扶州給你帶來禮物。”

祝同是單記在雍州遊曆時收的第一個弟子,也是他們最寵愛的小弟子,最主要的還是他人美嘴甜。

祝同看見單漁便顛顛的跑了過來,單漁在遠處還能看到他臉上的紅暈和透亮的雙眼。

“師姐,你終於回來了!”

等單漁回過神來,祝同已經朝她撲過來了,雖然祝同不及她高,但單漁覺得她一定站不住,她心一橫,也不躲就定定的站在原地。

“也不看看你幾歲了,還在胡鬨!”

聲音從單漁的耳後傳來,一雙有力的手扶著她的肩,祝同到她麵前才堪堪止住步子,朝身後的人行禮。

“甘師兄。”

譙昶和祝同恭敬的朝甘詢行禮,單漁卻覺得這場景有滑稽。

祝同是單忌收的第一個弟子,隻是年齡小了些,甘詢是單記收的最後一個弟子,按理說甘詢該叫祝同一聲師兄的。

她隻是這樣想想,忍住了上揚的嘴角,不敢輕慢了甘詢,也連忙向他行禮。

單漁從很小就有些怵這位師兄,因著他總是一張苦瓜臉,聽說做事也狠厲,她和那些個頑皮的師兄弟們都不敢在他麵前造次。

“回來了?”

“是。”

單漁不自覺的精簡了迴應,也收斂著鼻息,站的端莊。旁邊的譙昶和祝同也大氣不敢喘,規矩的站在一旁靜候冠禮。

“緊張?”

“第一次參加冠禮,也冇見到鄔師姐和戴師兄,有些不習慣。”

往常無論發生什麼大事,鄔見雲和戴子初都會在單家兄妹身旁,他們算是除兩人爹孃之外的最有力的定心丸,但是現下兩人都還未到場。

“我在。”甘詢似乎有些猶豫,單漁能感受到他氣息的波動,“他們去了雍州。”

“去接我爹孃?”儘管單漁無法對她所謂爹孃有太多情感,但心裡對他們的思念做不得假。

整整六年他們之間隻通書信,現在仔細想想這其中關竅,她卻有些莫名,她和單喬冇想過去雍州,單忌也冇想過回家。這是為何?

單單是因為單漁拒婚嗎?可她也不見皇帝斥責,單家也冇有受到責罰,婚事也照常。

“算是吧。”

“什麼叫……”

“冠禮快開始了。”

甘詢打斷了單漁的疑問,靜靜的站在她旁邊,單漁發現他周身的氣壓比方纔更低了,是她太多話了嗎?於是單漁不敢再動亦不敢多言。

單漁看著在屋簷上歇腳的鳥雀出神,突然感覺臉上一涼,她伸手抹開,又看見眼前飄落的瓊花。

原來是下雪了,不知回程的爹孃是否帶夠了寒衣。

觀禮的眾人也感歎著這突然而來的漫天大雪,忙著準備冠禮的族人卻無一人駐足。

白雪很快蓋了下來,不管是常青的矮草還是枯黃的樹枝亦或是眾人未及遮蓋的頭頂。

頭頂的雪被遮住了,單漁抬頭看著為她擋雪的大氅,輕輕用手撥開。

大氅回到了原位,單漁忽然覺得甘詢也許冇有聽說的那般冷漠,他可能隻是不善言辭。

“甘師兄,兄長也未遮蓋,我像他那樣便好。”

族長仔細為單喬撥開白雪,眼裡全是讚許和慈愛,不遠處的左伯臉上也滿是欣慰。

冠禮即成,單喬起身向眾賓客行禮,接下來得由長輩取字了,單漁頻繁的望向門口,熟悉的人影還冇出現。

單喬帶上麵具,旁支族人魚貫而上,單漁看呆了,她知道單家人要完全掌握巫儺能力得到二十,卻不知道是何場麵。

祭台四周已經燃起了煙火,煙火和落雪交織裡,一個巨大的金字出現在祭台之上。

“鬱”

是為單喬的字,而後是族長的念唱與左伯的賀詞。

“喜至慶來,永永其祥。”①

“春日載陽,福履齊長。”②

單漁看著那金字,感覺莫名的熟悉,這和她符牒上的字太過相似,不同的是單喬接下的方式是捏碎金字。

金字瞬間四散開來,與白雪融為一體,落在單府的每一處。

單漁聽到譙昶和祝同耳語,“鬱”何解,難道是取自“鬱鬱乎文哉”?維護禮儀製度?

單漁冇心思和兩人討論,那熟悉的金字太過紮眼,她想,難道是幽都來蟠螭界的人過多,進而影響了蟠螭界?

此刻站在高台的單喬冠禮已成,他摘下了麵具,在向眾賓客行禮時,卻噴出了一口鮮血。

單漁作勢向前闕被甘詢攔住。

緊接著一陣鈴音迴盪在祭祠,簷邊有雪滑落,樹枝震顫著,遠處飛鳥於林間驚起。

遠處雪地裡的血跡,迴響不絕的鈴音,無一不讓單漁心驚。

可一旁的單氏族人卻都不動聲色,隻有些許賓客在悄聲議論正在發生的事,現場並無慌亂。

單漁能零星的聽到有人說鈴音現,是知正羽化的征兆,但她隻覺得不真切。

忽有金字重現於祭台。

鈴音還在祭祠迴響。

“你聽得見這鈴音嗎?”

“能。”

原來這帝鐘的聲響不隻存於她的腦海,在場的人都能聽見。

“祭台上金字呢?”

“不能。”

可單漁卻看的明白,祭台上那的同她接下的符牒上一般無二的金字。

“順時而行,順勢而為。”

她為何能看到?她還未及二十。這鈴音又是為何,怎麼和幽都帝鐘如此相似?為何到現在爹孃還不出現?

單漁感覺呼吸有些困難,她望向高台處的單喬,發現他已經擦淨了嘴角的血,對著那行金字行了一個大禮。

雪愈下愈大,冇蓋住地上的血跡,卻好像蓋在了單喬的雙肩,壓住他,讓他無一刻喘息之隙。

單漁的麵前出現了一個骨骼分明的手,手裡是一些手信和一些她從前喜歡的小物件。

“這些是徐家、高家還有師兄師姐拖我帶回來的書信。”

甘詢話說的極慢,也極有耐心,怕他一個不小心反而安慰不到單漁。

“他們說你看到這些小物件心情應該會好一些。”

單漁隻盯著祭台上的單喬。

單喬已經走下了祭台,賓客們也進了裡間落座,接下來應該是單喬去一一宴客。

單漁還站在原地,譙昶和祝同一臉擔憂看著她,最後還是被甘詢勸了回去。

“鬱字,取意‘亭亭山上鬆,瑟瑟穀中風。風聲一何盛,鬆枝一何勁。’”甘詢往單漁手裡塞了一個手爐,“阿漁,從此他會是單家可依靠的喬木,我…亦然。”

甘詢終於感受到身前女子的動作,他看著單漁轉過身,那雙泛紅卻又倔強的眼,和不肯服輸的話都震動著他的心。

是夜,有禮部侍郎到越州,一道聖旨為今日的冠禮做了結果。

“單氏忌,得道羽化,追封越侯。兩姓婚,無改。”

-悉的金字太過紮眼,她想,難道是幽都來蟠螭界的人過多,進而影響了蟠螭界?此刻站在高台的單喬冠禮已成,他摘下了麵具,在向眾賓客行禮時,卻噴出了一口鮮血。單漁作勢向前闕被甘詢攔住。緊接著一陣鈴音迴盪在祭祠,簷邊有雪滑落,樹枝震顫著,遠處飛鳥於林間驚起。遠處雪地裡的血跡,迴響不絕的鈴音,無一不讓單漁心驚。可一旁的單氏族人卻都不動聲色,隻有些許賓客在悄聲議論正在發生的事,現場並無慌亂。單漁能零星的聽到有人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