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京都愁餘未見花 > 鐘錦

鐘錦

。花無傷暗道了聲晦氣,抬眼見著麵前這人的長相,剛想出口的話便卡在了喉嚨裡,再也發不出一點聲者。這人長得乾淨,還帶著點病態的斯文。這一秒花少爺覺得自己真冇出息。“在下鐘錦,字華年,方纔與人交談,衝撞了公子,還望公子海涵。”花無傷聽著他的聲音,終是從驚豔中回過神來。“你便是鐘家才子鐘華年?走個路都能撞著人,果然是名不符實,徒有虛名。”花無傷大言不慚地把過錯都推到鐘錦身上,還叫嚷著要鐘錦定的茶間喝杯好茶...-

應宣樓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纔會,名門才子,王公貴族都喜歡在此時到此地一聚,或為博名,或為識貴。但今年不同,應宜樓的來客是往年的兩倍有餘,不為其他,隻因有人放出訊息,國公府那位病秧子爺也會來參會。

說到這國公府的小少爺鐘錦,那可大有談資。先不說人家乃名門嫡子,出身顯貴,就憑這鐘錦十二歲時的《應有門》一詩便讓不少才於自慚,讓眾多佳人傾倒。

可惜天妒英才鐘錦從小便帶著寒病,國公爺傾資萬金,尋遍名醫,卻依舊束手無策。

鐘小爺謙謙公子,從未在才子會這樣的民間聚集上露麵,以致於訊息剛放出便引起一眾文人墨客驚歎,自是不錯過一睹鐘錦凡彩的機會。

應宣樓一茶間的視窗,花無傷斜倚著窗簷,手裡漫不經心地舉著一杯桃花酌,饒有興趣地盯著樓下一披著圍風的公子哥。

許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樓下那人抬頭與他對視一眼,溫和一笑後拱手作揖。

花無傷臉上笑意漸濃,一把扯過茶桌上用於裝飾的花向下扔去,引得樓下那清風霽月的公子微微愣神。

鐘錦從未見過這般的人,剛準備伸手接花,那花卻從他身側飛了過去,直直落在了離他不處的一個姑孃的籃子裡。

姑娘一身藕衣粉裙,略帶驚訝地朝花無傷看了一眼,卻被這笑得勾人的少年惹的紅了臉。

鐘錦收回手,知知自己被玩弄了,倒也不惱。卻聽見身旁的小斯嘟囔了一句“輕浮。”

鐘錦轉頭用手指點了點他的腦門道“未經熟識,休得妄論,我們還得趕緊過去,莫要誤了時辰。”

待一行人消失在花無傷麵前,他才從窗沿上翻了來,又給自倒了杯桃花酌,與同坐的寧二公子說道起來。

“二公子也是來睹鐘錦少爺的風采的”

“自然。”

他的答案倒是讓寧二公子出乎意料。“冇想到二公子對這文客雅事感興趣。”

花無傷隻笑不答,隨意道“寧公子且儘興,花某悶得緊,且出去逛逛。”

他開門不眼地走出去,卻有個同樣不長眼地走來,於是兩個不長眼的東西就這般撞了個滿懷。

花無傷暗道了聲晦氣,抬眼見著麵前這人的長相,剛想出口的話便卡在了喉嚨裡,再也發不出一點聲者。

這人長得乾淨,還帶著點病態的斯文。這一秒花少爺覺得自己真冇出息。

“在下鐘錦,字華年,方纔與人交談,衝撞了公子,還望公子海涵。”花無傷聽著他的聲音,終是從驚豔中回過神來。

“你便是鐘家才子鐘華年?走個路都能撞著人,果然是名不符實,徒有虛名。”

花無傷大言不慚地把過錯都推到鐘錦身上,還叫嚷著要鐘錦定的茶間喝杯好茶當做賠罪。

隨即他便反客為主,讓店小二帶著先行離去,隻留下低笑的鐘錦而他那目瞪口呆的小斯阿實。

“阿實,剛剛那位公子是何許人也”

“少爺你有所不知,那可是這闃京出了名的風流主,花家二公子花敗,這位花公子主打的就是一個不講禮,少爺找個法子打發他便是,萬不可與他相交。”

鐘錦卻覺得這位花少爺似乎與阿實說的不太一樣,帶著股不知名的傻氣。

到了茶間,花敗很主動的給自己倒了酒,又拿了塊酥糖塞進嘴裡,對主人是否就坐毫不在意,注意到對麵的人坐下後,他斜著腦袋盯著鐘錦看了一會。

“公子盯著我作甚?”

“你好看啊,比我見過的最好看的姑娘還好看。”他目光坦誠,倒是讓鐘錦反感不起來。

“在下還不知道公子名諱。”

“花無傷。”

看他一臉漫不經心,鐘錦卻是來了興致。

“花公子似對這詩會不感興趣。來這不知所為何事?”

“看你。”

“看我”這下輪到鐘錦驚詫了。

花天傷甩了甩不知從哪摸出來的扇子,擺出一副大爺的姿態他對著鐘錦挑了挑眉道:“對啊,就是來看你。”

他把摺扇一合,猛地把臉湊過去,“來看你是不是長了好幾個腦袋。”

他重新靠回自己的椅子,盯著鐘錦笑得開懷。

“我父親兄長常唸叨你,尤其是他們覺得我不學無術的時候。所以我便來看看你是不是長了好多頭的妖精。"

他頓了頓,“冇想到是個長得好看的狐狸精。”

鐘錦被他這番話弄得哭笑不得,“在下也冇料到公子是這麼個孩童般的性子。”

花無傷卻突然一臉嚴肅起來,“我得和你說個秘密,隻有我和我娘知道的秘密。”

鐘錦也正了神色,想看看這個“不可相交”的小公子能說出什麼。

“請講”

“你不能說出去。”

“一定。”

花無傷將魔爪伸向了桌上的花,這花不知名,倒是開得淡雅。

“我和我阿孃打過賭,以後要娶這闃京城長得最好看人兒,”他生上桌子,把花遞利鐘錦麵前“華年少爺,你不考慮一下嗎”

鐘錦抬頭對上這人玩弄的眼神,驚覺自己一天竟被週一個人耍了兩次。

見著他的反應,花天傷低低地笑了起來。

“鐘公於大可放心,小爺我對男人不感興趣。”說罷他便又甩開他的摺扇,風風火火地離開了。

-隻是徑直向鐘錦的茶間走來。叩叩,“鐘公子可在?小女上官盈請見。”花無傷剛想開口說不見,便感受到了一道帶著藥渣子的苦味的身影在自己背後出現,花無傷心下死灰一片。“花公子很怕她嗎?”略帶著笑意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花無傷覺得耳朵癢癢的。“可君子於禮不可拒女兒家於門外。”在花無傷殺人的目光中,鐘錦帶著溫和的笑打開了門,門外是花無傷的剋星。“上官姑娘請進。”這下花無傷便覺得他是狐狸精了,陰險狡詐的狐狸精。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