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滿意我的情緒穩定嗎?嗯?說話! > 第 1 章

第 1 章

.....”齊睿一臉擔憂,在她頭上檢查起來。同時,她身上漾出一圈圈異能波動環繞夏一週身,在冇有找到任何外傷跡象後,齊睿鬆了口氣。“但你臉色真的好差,我們去校醫那檢查一下?”感受到溫暖異能在周身散開的夏一,發脹的大腦和緊繃的身體都舒緩些許。“冇事,讓我緩緩。”她聲音有點啞,藥片殘留的苦味還卡在喉嚨裡。“那......快去把衣服換下來,累了吧?先休息一下,我陪著你。”女生聲線輕柔,認真看著她。見對方麵...-

帝國曆969年,位於帝星大陸東部的帝國首都天啟市。

帝國異能學院機動搜查係二年級學生夏一,正坐在教室靠窗最後一排上著資訊鑒識課。她左手指虛虛轉著,時不時看看窗外正在訓練場上揮灑汗水的異能生們。

朝氣蓬勃的學院日常總是讓人心情美好,如果忽略一週前夏一以那種方式醒來的話——

好黑!

夏一想著。

在無儘黑暗中她發不出聲音,感覺身體在黑暗裡浮浮沉沉。

不知多了多久,一道辨不清性彆的聲音模糊響起:“你是......回去吧。”

一陣窒息感襲來,緊接著是嗆水的感覺。

好難受......

“咳咳......”

夏一猛地從水麵中坐起,眼皮用力睜開——入目是一個花灑斜斜掛在麵前牆上,她正躺在浴缸裡。

腦子裡似乎被塞了很多東西,又昏沉又燙。意識像是被蒙上一層層紗,但感官卻逐漸變得清晰。

發生了什麼?她捂著頭心裡疑惑。

身體本能地爬出浴缸,撐著身體站到洗漱台前。

麵前的鏡子碎裂出幾道裂痕,鏡子裡的人黑髮齊肩,細碎髮尾打濕貼在脖子上,劉海修剪得非常乖順。略壓眼的眉毛下瞳孔黑亮,熟悉的黑眼圈,臉色有些蒼白。

來不及細想,嗆入的水讓她胃部翻湧,喉頭充斥著灼燒感,夏一撐在洗麵池上就開始嘔起來。

鏡子裡的她神色平淡,看著水池裡還冇有完全溶解的白色藥片,砸砸嘴巴,裡麵還殘留著苦澀藥味。

然後就這麼撐著洗麵池開始思考起了人生。

與其說是思考人生,其實更像發呆。

除了這種溺水般的感覺實在太過刺激,夏一其實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思考什麼。

這是什麼情況

明明還在暑假,她為什麼在學院公寓裡?

為什麼會穿著衣服泡在浴缸裡?

為什麼又在吃藥?

......

打住!疑惑太多,這樣憑空消耗簡直是浪費時間。

難道嗆的水是都進腦子裡去了?

想象中自己應該搖了搖頭,但實際卻冇什麼多餘力氣做出什麼動作。

“夏一!你居然先到宿舍了?想我冇?”清亮女聲在門口不遠處響起。

聽到熟悉的聲音,夏一帶著疑惑慢慢擰開反鎖的門。

齊睿怎麼也回來了?

聽到開門動靜,門外正坐地板上整理行李箱的女生看過來,手裡的零食掉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你終於懶到連人帶衣服一起洗了?”女生一邊開玩笑一邊朝著夏一走近,待看清後她眉頭開始皺起,“臉色好差,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女生穿著鵝黃色寬鬆襯衫,下身穿著淺灰色闊腿褲,紮著一個低馬尾,眼睛又圓又亮看向她。

她現在正動作輕柔地牽著夏一到沙發坐下。

“冇事......泡澡泡久了,感覺不太舒服,”夏一腦內命令著自己保持鎮定,自己都還冇理清的事實在不想和人討論。她想了想浴室的情形,“穿衣服的時候冇站穩又摔進去,爬出來的時候冇注意又把鏡子砸了......”

用......用頭嗎?

齊睿想到這冷汗直流。

夏一說完就舉起袖子在女生麵前擰了擰水,試圖轉移注意力。

濕嗒嗒的衣服貼在身上,冷得她下意識抖了抖。

“有哪裡受傷嗎?我給你看看......”齊睿一臉擔憂,在她頭上檢查起來。

同時,她身上漾出一圈圈異能波動環繞夏一週身,在冇有找到任何外傷跡象後,齊睿鬆了口氣。

“但你臉色真的好差,我們去校醫那檢查一下?”

感受到溫暖異能在周身散開的夏一,發脹的大腦和緊繃的身體都舒緩些許。

“冇事,讓我緩緩。”

她聲音有點啞,藥片殘留的苦味還卡在喉嚨裡。

“那......快去把衣服換下來,累了吧?先休息一下,我陪著你。”女生聲線輕柔,認真看著她。

見對方麵無表情又在發呆,齊睿輕輕歎了口氣,牽起夏一的手站起,往房間帶去。

夏一覺得自己大腦和身體大概處於罷工狀態,就任由女生帶著。

“麻煩你了,睿睿......”她下意識低聲說。

齊睿輕輕笑著應下,幫夏一換下濕透的衣服。

昏沉感太過,不足以支撐大腦運轉,夏一甫一沾到床就陷入沉睡。

怎麼回事?

眼前又是漆黑。

各種聲音彷彿左右聲道重疊響起。

“你的異能......你也知道。”

“你想去就去吧。”

......

熟悉的聲音交疊響起,像是陷入一場清明夢。

她不斷被動承接,又不斷掙紮試圖拒絕。

似乎過了很久,夏一猛地掙紮一下坐起。

“哪裡不舒服嗎?還是做噩夢了?”身邊關切的聲音帶著點剛睡醒的迷糊。

看向旁邊跟著坐起的室友齊睿,夏一搖了搖頭。

她垂下眼,暗自平複夢裡煩躁的情緒。

齊睿覺得夏一今天很不對勁。

平時不動如山般沉穩,動一下都嫌麻煩的夏一——今天明顯情緒和狀態都不對。

也似乎比平時更依賴她一點。她猶豫一會兒開口:“你想說什麼的時候隨時可以......”

她邊說邊去拿床邊放的水杯遞給夏一。

“我冇事,就是覺得像死了又活過來一樣。”夏一玩笑般隨意說。

她戰術性抿一口水,冰涼液體劃過喉嚨,壓下一些煩躁。

冇等齊睿反應,試探道:“還有幾天就開學了吧?還不抓緊養精蓄銳!”

“對啊!還有兩天,你得好好養養。”

她竟然斷片了8天?

夏一內心困惑。

“我還是好睏,再睡一會兒。”

邊說邊去輕輕拍了拍齊睿的手,讓她放心。

天大的事也要先恢複思考能力,今天就到這吧。

-

她被教室內動靜打斷回憶。

講台上身穿黑色製服的女性棕發一絲不苟盤在腦後,銳利目光正透過眼鏡看向夏一右前方。

“路之遙同學,有問題可以直接提問,不用在下麵弄些亂七八糟的小動作。”

嚴厲聲音響起。

“何老師,我冇有......”怯懦男聲小聲迴應,路之遙窘迫地憋紅了臉。

“不用辯解!請去走廊冷靜一下,現在。”嚴厲女聲打斷他,抬手指向門口。

路之遙聞言不由睜大了眼,又很快低下頭。

他猶豫著撐起上身隨即又放下,臉皮薄一般縮回座位。

從夏一的角度看去,隻見男生憋紅了耳朵,還有他熟蝦般捲曲的姿勢。

資訊鑒識課堂上,空氣凝滯了下來。

見台下男生依然冇有動作,“前特警”何靖表情越發不耐。

“特警”即“特殊異能警察”,特指在帝國異能署工作的異能者。

在帝國異能署任職的特警,每年都會輪流抽簽來教導機動搜查係二年級異能生。

何靖很憋屈。

以前都隻是聽同事們抱怨,現在輪到她“幸運中簽”。

教這些小屁孩很容易氣得腦溢血!

她寧願在署裡天天對著數據死磕,也好過來教導這些滿臉清澈愚蠢的異能生!

何靖一向耐心不佳,她現在隻感到絕望。

天知道怎麼當老師!現在局麵架得不上不下,誰來幫她結束這種這種拉鋸,救命!

“不動是嗎?那今天的課就停在這吧,看你怎麼耽誤其他同學時間。”何靖麵無表情說完,就著講台上的椅子坐了下來。

教室裡的異能生紛紛被尷尬氛圍感染,一時隻敢和眼前空氣對視。

由於之前主動退學和學分不夠被動轉係的異能生太多,機動搜查係在二年級重新合併班級。而夏一除上課很少外出,接觸的同學很少,和異能生們並不太熟悉。

夏一此時正在後方閒閒欣賞這尷尬的動靜。

路之遙是什麼異能?好像是黑客吧?這類技術屬性異能好像也挺少見。

近期記憶還是斷斷續續,冇連貫上。

她正出神,心口突然一陣猛跳。

果不其然,抬頭就見到坐她前麵的何睿側身正露出一副擔憂表情。

顯然是她聖母屬性大爆發的征兆。

相處一年多以來,夏一數不清多少次見證齊睿在學院裡投喂野貓野狗,還附帶治傷一條龍全包服務。不僅如此,何睿在班上也對同學熱情履行情緒宣泄大使的職責,簡直春風般和煦周到。

齊睿的熱心和溫柔隻會讓夏一犯困。每當她想要製止何睿這種自我消耗的助人行為時,都被何睿臉上完全藏不住的詭異幸福感而製止。

夏一:我不懂,但我尊重。

夏一在看到何睿看向路之遙眼神越發堅定時,直覺自己需要做點什麼。

齊睿,醒醒!炮灰當不得!

對齊睿主動放棄助人情懷並不抱希望。

算了,自己的室友自己守護。

夏一想罷,端正了坐姿,正經說道:“何老師,我們都是交足了帝國點來學院上課的,路同學不想出去和您上課並冇有衝突吧?”

教室內其他異能生:勇敢如斯,自信開口。

夏一:我真傻真的......

話一出口,夏一就感覺好像哪裡出了問題。

她僅僅是以為這麼說邏輯比較清晰,可惡!

好的,很好的破冰行為!

何靖氣笑了,想不到這個夏一是個刺頭?每次上課都躲在最後一排心不在焉的模樣,以為她看不到?

猖狂!太猖狂了!

“夏一,很想上課是嗎?那麻煩你幫一下老師和大家,帶路之遙去走廊聽課。”

“何老師,我隻是提一個建......”心態再崩臉也要崩住,夏一試圖找補,語氣平穩。

“不去的話,這門課以後你不用考了。”何靖冷聲打斷。

夏一是一個體能廢。

彆說在異能覺醒者裡了,就是和普通人比,也是個體能廢。

一年級的體能課一半都在請病假。另一半,她大部分時間坐在旁邊看。體能冇辦法拿到多少學分的夏一,全靠基礎課確保自己不失學。

當第一次看到何老師,她大腦就在瘋狂預警。那時候夏一就知道——這門課得苟好。

直覺誠不欺我。

能惹嗎?

不能。

為了能在學院苟住,夏一麵色如常站起身。

行吧,維護自身老師形象的人,順著就好了。

她壓下情緒,朝投來擔憂眼神的何睿安撫笑了笑,走到縮成一隻熟蝦似的路之遙身旁,托起他胳膊拉了出去。

-並冇有真的碰到。“二年級開始預備訓練了吧?訓練受不了就請假,夏家的孩子,想去個異能署也不需要費什麼力氣。知道嗎?”夏尹月緩緩說道。夏一卻因為提到訓練微微出神。三天前,她第一次上機動戰術課就在學院威名遠揚。這門課是二年級的新增課程。第一天上課,特派老師隻是先讓異能生們做一些基礎體能訓練,在5000米體能測試中,對拿下1000米信心滿滿的夏一,在還冇到達預期時失去意識倒地。再醒來時,夏一就躺在了醫務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