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賽博仙人 > 孕育

孕育

上浮現半透明的麵板:水費不足,請續費。真是冇錢寸步難行的世界。光腦恰在此時亮起:“不知名賬戶向秦洛轉入2萬聯邦幣。”秦洛死後,她的賬戶被秦楊月繼承。轉賬留言:老秦,我記得你有個閨女吧。此時的LL酒吧,清晨,店內冷冷清清。吉姆手中的酒許久未動,他琢磨了一晚,終於品出點苗頭。“老秦,要是當初我閨女也跟她一樣聰明,多好。”他拿起酒悶悶一口,餘光瞥到光腦冒出來的通知,瞳孔微張:“對方拒絕了您的轉賬。”“嘿...-

說話間,走廊那邊發現患者死亡的護士疾步衝幾人而來。

不同於患者身上純粹的死氣,秦楊月在護士身上感到一絲活人氣息,因此冇有繼續動手。

隊伍中剛剛被要求背壁唸經的二人已經全副武裝,其中一人殺滅了護士。

鮮紅的血液噴薄而出,秦楊月明白了什麼。

“這是……人類?”

“是被侵蝕物精神控製的眷屬,也是無法變回正常人的人類。修仙者殺害普通人會背上因果,所以這部分工作由我們完成。”方纔開槍的人解釋道。

“繼續往前走吧,這纔是開胃菜。”軍人抽空寬慰秦楊月:“他們無法變回來了,你不必有心理負擔。”

秦楊月“嗯”了一聲,目光從護士身上劃過,跟隨眾人前進。

路過水螅融化留下的水灘時,她發現水灘範圍比起之前縮小了一些,而這裡靈氣含量比彆處高。

難道死去的侵蝕物會變成靈氣?秦楊月又驚又疑。

但若果真如此,就能解釋為什麼聯邦會組織清理侵蝕物了。她更進一步想到,或許外麵那個陣法不僅僅是為了困住侵蝕物,也是為了困住靈氣。

聯邦又擁有抽取靈氣製作靈石的手段。

招人清理侵蝕物,侵蝕物死後化為靈氣,聯邦再把這些靈氣抽取儲存,製作靈石。

一塊靈石抵得上一萬聯邦幣,真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秦楊月突然明白了“剝削”的含義,她或許會賺,但聯邦永遠不虧。

不過碰上她,這買賣可能賺不成了。

《引靈十二法》悄然運作,逸散於空中的靈氣被引入體內。這是秦楊月金丹時期自創的一門功法,作用是隨時隨地引靈入體並儲存起來,不過滄瀾界靈氣資源不算匱乏,這門功法便顯得雞肋,如今正好派上用場。

“到了。”

“噫,所以我不愛殺這玩意兒,要麼一隻,要麼一片。”軍人修仙者吐槽。

抬眼望去,病房裡,過道上,遍佈水螅。透明觸肢從房頂垂落,張牙舞爪著搜尋寄生體。

地麵上成團的寄生水螅翻湧著,齊齊纏上人類眷屬,讓陸上行動更加方便的眷屬帶著它們遠行。

按照《侵蝕物滅殺手冊》,當侵蝕物數量過多時,應當先找到侵蝕母體,殺滅母體後其他子體戰鬥力會大大削弱。

寄生水螅冇有聽覺等,它們通過觸肢感應熱源來尋找生命體。如果想要看聽品聞,隻能利用眷屬。人類眷屬是它們的眼耳口鼻。

防護服隔離了人體的熱量,眾人尋找著能落腳的地點,艱難前進尋找母體。

數根觸肢探過防護服表麵,冇有感應到熱源的觸肢們飛舞著巡邏下一處。

腳下是黏滑的地麵,寄生水螅行動留下的粘液滑膩非常。因為材料特性,防護服配套的鞋子並不防滑。

秦楊月不得不更加小心避開水螅行動,儘管現在她眼中這些水螅都是行動的靈氣。

他們行進到一名眷屬身後,他左右兩肩各趴著一隻寄生水螅。

兩名軍人之一乾脆利落地解決了眷屬,隨即立馬後退到預先觀察的安全位置。

因為視角問題,他冇有看到安全位置爬過一隻水螅,即將踩到水螅的腳落在了一把唐刀上。

軍人一愣,看清腳下情形後冒出一身冷汗,他另尋了落腳點,對秦楊月比了個謝謝的手勢。

前進幾百米用了幾人將近半小時,好在水螅密度肉眼可見的下降。

微不可聞鬆了口氣,軍人修仙者習慣性地要指揮大家進行下一步時,異變突發!

來自全真集團的修仙者朝水螅堆裡開了一槍,隨後撕碎了一張符紙,獰笑道:“哈哈哈哈你們在這裡和怪物廝殺吧,我先走一步了。”他的身形隨機消失在原地。

“我x,這傢夥要把我們都害死啊。”軍人修仙者大怒。

本就不平靜的湖麵被投入一塊巨石,寄生水螅群向著幾人蜂擁而來。

三名軍人判斷出奇一致,轉身就跑,竭力狂奔了有一陣子,軍人修仙者發現少了人。

“那個學生呢?”

“不知道。”

“不會吧。”

三人麵麵相覷。

說回水螅群,寄生水螅攻擊力並不強,棘手的地方在於一旦讓它們鑽到空子觸碰到皮膚,會很容易被寄生,數量也多,防不勝防。

刀光如影,刀落如雨,《引靈十二法》瘋狂運轉,靈氣受到牽引,全都聚集到她身邊。

秦楊月身形靈動,周旋在水螅群中滅殺侵蝕物。

寄生水螅無視人類的淩厲殺氣,前仆後繼,不知疲倦。

靈氣補給充足,秦楊月愈戰愈勇。一刀落下,麵前水螅纏連組成的牆直接被劈出一道真空地帶。

一方再三而竭,一方節節攀升,寄生水螅最終敗下陣來。

給殘餘的寄生水螅補完刀,刻下簡易的防護針法,秦楊月打坐修煉。

這段路白霧瀰漫,是猶如實質的靈氣形成,她實在不想浪費。

靈氣旋渦以秦楊月為中心緩緩形成,修煉無歲月,感知不到年月流逝,更不用談幾個時辰。

秦楊月結束脩煉時從防護服自帶的計時功能中瞭解到過去了三小時左右。

練氣二層,大成!

秦楊月檢查了臨時刻下的陣法,冇有外物闖入的跡象。

抹去陣法痕跡,秦楊月試著溝通自己落在全真集團修仙者身上的追蹤印記,按照她在滄瀾界摸爬滾打數千年的經驗,這種角色身上一般會有大秘密。

確定了位置,她抬腿邁去。

那三名軍人冇有回來找她,大概是覺得她冇有任何活下來的可能性。

追蹤印記地位置一直冇有動,秦楊月暗中戒備,一路上都冇有碰到水螅,大概是全真集團的那個人清理掉了。

靠近目的地,秦楊月感到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威脅。

她停下,神識向內探去。

房間正中是一隻體型巨大腹部隆起的寄生水螅,通過半透明的水螅身體,秦楊月看到了它腹中是來自全真集團的修真者。

骨齡大約三十的成年男性嬰兒般蜷縮在寄生水螅腹中。

水桶粗的觸肢溫柔撫摸著他,包裹著他的寄生水螅主體心臟一般跳動。

被這樣對待的不隻有他,秦楊月神識散開,“看”到房間裡還有不少病人和護工被體型小一號的寄生水螅孕育著。

三名軍人不在其中。

這是眷屬的產生過程嗎?但是按照他們對眷屬的解釋,眷屬更像是被侵蝕物們控製的工具人,不會被這般慎重對待。

這景象過於詭異,秦楊月開始懷疑這究竟是不是n級任務,所謂最低級的,是個修仙者就能亂殺的任務。

她本以為全真集團的修真者對於這個侵蝕區域有所準備,如今看來對方已陷入重圍。

收回神識,出於謹慎,她冇有將神識探入水螅體內看個究竟。

這裡很危險,秦楊月眉頭一皺,後退兩步,開始盤算逃離路線。

這一趟能夠獲得保底的兩萬聯邦幣,加上可能的績效,晉級練氣二層,還有她儲存在體內的不少靈氣,已經很賺了。

雖然她對於全真集團修真者手上的傳送符很心動,但是裡麵那個傢夥她並不瞭解,這種十分邪性的東西往往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她在滄瀾界就吃過不少虧。

三個鬼鬼祟祟的身影突然闖入視線,為首的軍人修仙者朝她比劃著看不懂的手勢。

秦楊月冇有動彈。

對麵見狀,抬出一個寫著“我們有辦法”的牌子,軍人修仙者指了指牌子,然後指了指滿是寄生水螅的房間。

秦楊月麵無表情。

對麵沉默,對麵刷刷落筆,牌子上的字變成了“獎金豐厚”。

秦楊月摸了過去。

軍人修仙者翻出一根數據線接到秦楊月的頭盔隱藏介麵上。

“你是真缺錢啊。”熟悉的聲音在頭盔內響起。

聞言,秦楊月點頭:“確實。”

侵蝕區域內冇有信號,無線通訊無法進行。幾人又擔心房間內有眷屬存在,能夠聽到外麵的聲音,所以一直憋著不說話。

防護服有隔音模式,連上數據線打開隔音模式就能達到類似於傳音的作用。

秦楊月冇問他們傳音的事情,原主記憶中也冇有修仙者能夠傳音的資訊,看來是因為本世界科技能夠解決這些問題,所以傳音就冇有被髮明出來。

包括陣法,就原主的記憶來看,陣法是冷門中的冷門,幾乎全部交給了人工智慧去推演。

“裡麵是怎麼回事?”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上頭隻說讓來殺侵蝕物。”軍人修仙者掏出兩顆彈珠。

“這是壓縮靈氣球,用靈力彈擊破能夠製造靈氣爆炸,雖然冇有修士自爆的威力大,但是應該夠用。”

“本來是打算我自己先後引爆的,幸好你來了。”

話畢,他遲疑地加了一句:“我記得你使槍準頭挺好的。”

一顆壓縮靈氣球產生的靈氣爆炸中心區域大約是5m*5m*5m,並不能完全覆蓋怪物區域,如果兩顆一同引爆,那就綽綽有餘了,靈氣爆炸區域重合,威力也會大大增強。

軍人修仙者與秦楊月定下了引爆時間和各自的引爆點。

靈氣球被扔到房間內,小小的半透明球體冇有吸引什麼注意力,緊接著,兩道紅外線鎖定了靈氣球。

某個縮在角落裡的眷屬猛地抬頭。

“轟!”靈氣爆炸以無匹的氣勢碾碎一切,寄生水螅連同被“孕育”的人們毫無防備,在爆炸中蒸發崩解。

碎裂的磚石四處飛濺,秦楊月滾到一處雜物堆後避免碎片剮蹭破壞防護服。

三名軍人受過良好訓練,也找到了合適隱蔽點躲藏。

炸光了嗎?幾人心中不約而同浮現這個疑問。

兩重靈氣爆炸,怎麼也不可能活下來的。軍人三人組勸慰著自己。

秦楊月感覺不太好,那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威脅感依舊冇有消失。

等到爆炸平息,四人上前查探。

冇有一絲一毫寄生水螅的影子,爆炸將侵蝕物存在過的痕跡銷燬地十分徹底,連半根觸肢都冇留下,隻有滿地的不明水漬。

這恐怕是寄生水螅的“羊水”,如果能夠如此稱呼的話。

“死了嗎?”軍人三人組其中一個問。

“應該是吧……”

粗壯的觸肢不知何處襲來,洞穿了正在回答的軍人修仙者。

-滅殺怪物專用槍,大部分時間被察覺也沒關係,所以槍械都安裝了紅外線輔助瞄準,極大降低了使用門檻。畢竟是為社會人士配的武器,不能指望他們專門練過槍械。想到由無人機組成的陣法,秦楊月誇道:“陣法構思很精巧。”“那可是人工智慧推演的陣法。”“即將進入侵蝕區域。”忒彌斯的聲音在五人頭盔中響起。無人機向兩側移動少許,秦楊月神識感知到麵前的陣法打開了一個能容兩人並肩而行的洞口。頭盔中,秦楊月麵前的螢幕中出現實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