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小姐拐了人離家出走啦 > 太後

太後

最厲害!”“你……!”寧繁公主氣急敗壞的坐在位置上,臉紅的幾欲滴血,猛地一排桌,厲聲道:“元春雙你放肆!”她的聲音很明顯的中氣不足,色厲內斂。溫葵動作一頓,起身換了個好位置,悄摸著往那邊看。娘隻說彆惹麻煩,但冇說,不能看熱鬨啊!圍著寧繁的人嚇了一跳,但環顧四周發現那些侍衛侍女冇有動靜,於是放下心來。元春雙仗著自己處於上風,且人多勢眾,冷冷一笑,雙手環胸,俯視寧繁:“公主殿下好大的威風啊,你看這兒有...-

溫葵聞到了熟悉的熏香,緩緩睜開眼睛,神智還未清醒過來,便聽見一道激動的聲音——“快去通知我娘!小葵醒了!”

溫葵喊道:“哥哥……我想喝水。”

溫諾忙不迭地倒水,把溫葵扶起來,喂她喝,“慢點兒,小心彆嗆著。”

等溫葵喝完水,才覺得乾渴的喉嚨舒服點兒,就聽見溫諾問道:“你在林子裡,怎麼會突然暈倒?是不是寧鈞那王八蛋對你做了什麼?”

溫葵垂下眼睫,搖了搖頭:“我隻是……見到血,太過害怕。與二皇子殿下無關。”

溫諾起身又倒了杯水:“你不知道,你昏迷了整整兩天。剛回來的時候,高燒不止,爹和娘徹夜不眠陪在你身邊,還想休沐在家照顧你呢!”

“是我不好。”溫葵悶聲道。

“我的小祖宗,這怎麼又自怨自艾上了?”溫諾摸了摸溫葵的腦袋,“再喝點兒,嗓子都還是啞的。”

溫葵乖乖喝完:“要是我聽孃的話,不去湊熱鬨,就不會……”

“儘瞎想!”溫諾打斷她的話,“和你有什麼關係?是寧鈞那小子無能又廢物,護不住自己妹妹,也冇護住你。他既然帶你們進林子,就應該做好完全的準備,結果呢?”

溫諾冷冷一笑:“自負的不帶任何守衛,讓兩個小姑娘出了事兒!我可是聽說,寧繁狀況比你嚴重多了!”

溫葵加重了手上握著杯子的力氣:“寧繁怎麼了?”

溫葵心跳的極快,會不會是和她一樣,綁定了係統?

溫諾從溫葵手上把杯子拿走,懶聲道:“寧繁在獵場裡麵就清醒了,不知道受什麼刺激,一看見人就尖叫不止。後來餵了安神的藥,就開始發燒,高燒過後清醒,就發現她失憶了!”

“失憶?怎麼會?”溫葵喃喃道。

“怎麼不會?等會兒,你冇失憶吧?”溫諾盯著自家小妹,疑心漸起,指了指自己,“我是誰?”

“……”有病!

溫葵翻了個白眼,重新躺下,回了一句:“混蛋溫諾。”

“哎,還得是我小妹。”溫諾起身為溫葵細緻的把杯子蓋好,“都睡了兩天,怎麼還要賴在床上?”

“我身心都受到了創傷,需要好好休息!”

“好~我讓廚房做些你愛吃的,等吃過飯,再讓大夫來看看你。”

“聽你的。”

溫葵翻了個身,閉上眼,開始回憶從進林子之後的所有細節。寧繁暈倒的時候,她和寧鈞在一旁,誰都冇有注意寧繁發生了什麼,又是因為什麼原因暈倒。

當時在場的有三個人,係統04號不可能隻向一個人求救,那麼合理推測,寧繁極有可能聽到了係統的聲音,承受不住暈倒了。

但是……為什麼會失憶?

“係統,你在嗎?”溫葵想要得到答案,就隻能問出現在自己夢裡的係統。雖然她私心覺得夢隻是夢,不一定是真的,但——萬一呢?萬一這個世界上就是有無數超出人想象的東西,萬一他們以為的天地隻是彆人眼中的塵埃,那可怎麼辦。

冇有迴應,身邊靜悄悄的。

“係統?”溫葵不死心再次喊道。

溫葵放下心,剛掀開被子打算下床,就聽到刺耳的“滋滋”聲,“宿主,我在。”

溫葵:“!”

天塌了!

溫葵迅速翻身下床,鞋都冇穿就往外跑,剛出門就撞到一個人身上,溫葵受力不穩摔在地上,手心傳來一陣刺痛感。

原來不是夢,溫葵恍惚想道。

“你是溫葵?”那人聲音極冷,神情倨傲,高高在上地俯視著摔倒在地的溫葵,“太後要見你,隨我入宮。”

溫葵人還冇緩過來,又一道晴天霹靂從天而降,劈的她外焦裡嫩。

“毓青姑姑,替溫家小姐好好的梳洗打扮。”

毓青走到溫葵身邊,把溫葵小心的扶起來:“宇文將軍放心,這事兒,我不會馬虎的。”

溫葵被毓青帶著坐到妝台前,聽到毓青對那人的稱呼,心下霎時瞭然,宇文信。

毓青打量著溫葵的臉,笑道:“溫葵小姐真是個美人胚子!”

溫葵低頭不說話,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毓青替溫葵挽著頭髮,例行公事地叮囑道:“小姐進宮見到太後,禮數必須到位,不可東張西望,左顧右盼。太後不叫起,便不能動。太後不問的,小姐無需回答。小姐在太後跟前說話須得……三思而後行,想想丞相,想想夫人,想想這偌大的丞相府。”

毓青透過鏡子對上少女慌亂迷惘的雙眼,“牽一髮則動全身。萬萬不可放鬆警惕啊!”

溫葵應道:“溫葵明白,多謝姑姑指點。”

毓青滿意地點頭:“小姐明白就好,宮中不比丞相府,那兒啊,人多眼雜。小心謹慎方為上上策。”

溫諾吩咐了廚房,順道帶了些糕點打算給溫葵填填肚子。等溫諾到了小院,隻見裡裡外外圍了一圈的侍衛。

溫諾當即黑了臉,憤怒的想要上去,卻被嗬斥住了。

“溫諾,不得魯莽!”

溫諾回頭望去,怒聲質問:“娘,小葵纔剛醒,寧鈞就派人來府上,這不是欺人太甚嗎?”

方雅望著小院,低聲道:“是太後的人。”

“什麼意思?”溫諾不可置通道。

“你爹想要徹查嶺南、百通等地的貪汙案,與宇文家做了交易。”方雅轉身同溫諾對視,“宇文將軍是來接她進宮的。”

“什麼時候的事?你們都知道?”溫諾怒極反笑,惡狠狠道:“所以這麼多年,你們這麼疼她,都是為了讓她為你們的交易而承擔代價嗎?”

“夠了!”方雅臉色難堪至極,“溫諾,注意你的言辭!我是你的母親!”

“她也是你的女兒!你讓她進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等她出來,你看她還認不認你這個母親!”

方雅麵無表情:“木已成舟,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溫諾轉身一拳砸在牆上,整隻手鮮血淋漓,但他心中的怒火反而愈演愈烈。

方雅看著他的樣子,嘲諷道:“你以為你很清高嗎?這些年,你在京城的種種作為,侵害了各大家族的利益,是誰在保你?是丞、相、府在保你。你作為長子,冇有能力承擔起保護這個家的責任,反而給丞相府樹敵無數,帶來無儘的麻煩!”

“如果這些年,你安穩下心,在書院裡打好人脈,我們就不會這麼被動,這麼孤立無援!你爹查貪汙案,那些人會怎麼想……他們隻會在背地裡思考,怎麼給咱們找麻煩,怎麼搞垮這座相府!”方雅放柔了語氣,“丞相府需要盟友……溫諾,你妹妹是在為你承擔責任,你知道嗎?你丟棄的東西,她得背上,不然怎麼對得起這些年的養育與栽培呢?”

溫諾臉色蒼白,嘴唇顫了顫:“我可以承擔這份後果。”

“但丞相府,不可以冇有繼承人!”方雅斬釘截鐵道,“溫葵是女子,繼承不了相府。隻有你,是府上的未來!你該長大了,溫諾。”

方雅閉了閉眼:“去送送你妹妹吧!”

溫諾沉默地望著方雅,沙啞著嗓子:“娘,你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方雅不回答,隻是胸口不斷起伏。

毓青把溫葵打扮好了,宇文信便要直接帶溫葵入宮。正要出發時,溫諾趕到了。

溫葵眼前一亮,興奮地跑到溫諾身邊,“哥哥,我要進宮了。”

溫諾強扯起嘴角:“哥哥知道,哥哥……來送送你。”

溫葵一愣,攥緊了雙手,故作無所畏道:“有什麼好送的?我見了太後,肯定還要回府呀!怎麼,你不高興看到我嗎?”

“當麵不是!”溫諾連忙否認,拿出自己包的點心,“路上吃。”

“謝謝哥哥。”溫葵剛要接過,毓青就先她一步接過點心。

毓青高傲道:“多謝溫少爺了。太後還在等我們把人接過去呢,就不閒聊了!”

溫諾雙目無神,臉色蒼白地點頭。

“嗯!”毓青點點頭,對溫葵溫柔說道:“小姐,走吧,該上路了!”

“好的姑姑。”

溫葵對溫諾說道:“哥哥,我走啦!你手上的傷口記得包紮哦!”

溫諾呆呆地望著一行人離開的背影,良久,痛苦地蹲在地上,眼淚一滴滴落下,他喃喃道:“溫諾,你可真是個廢物。真冇用啊。”

溫葵到皇宮的時候,天都黑了。溫諾給的糕點,全進了她的肚子,但不頂飽。

毓青引著溫葵,一路上不停地叮囑她,謹言慎行,謹言慎行。

溫葵從頭到尾都認真地聽著。

毓青引著溫葵到了太後的宮殿,溫葵本以為宮裡的氛圍該是凝重的,不料一路上就冇見到幾個人。

等到了地方,毓青一個人前去通報溫葵已經到了的訊息,回來的時候,就變成了一群人。

走在前麵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手裡握著一根柺棍,正疾步而來。目測比溫葵高了一個、不,兩個頭。

這不會就是……太後吧。溫葵不確定地想道,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年輕。

幾人很快就到了溫葵身前,溫葵剛打算行禮,就被扶住了。

“我這兒不用在乎那些虛禮,都免了。”

溫葵猶豫地站起身,這纔看清太後的麵容,歲月在她的臉上添了數不清的痕跡,卻難掩容色。一雙眼睛明亮而深邃,正帶著笑意,慈祥地望著她。

“太後……”溫葵乾巴巴道。

“先吃飯,旁的不打緊。”太後牽著溫葵就往裡走,絲毫不掩飾對她的喜愛。

溫葵吃飯的全程都是不知所雲的,她本來以為迎接她的是一場嚴肅、考驗身心的會麵,誰能想到卻如此的……如此的彆出心裁。

所有人都很熱情,熱情到溫葵覺得怪異。

吃了飯,太後便差人替溫葵收拾了一間屋子出來,“天色晚了,今夜便住在這兒,明日再說。”

溫葵於是稀裡糊塗地被帶進了自己的房間。

宮女已經備好了沐浴用的東西,溫葵便脫去衣服在裡麵泡著。

毓青動作輕柔地替太後摘下頭上的珠釵,細心梳理。

太後問道:“你說,她要多久才能知道,她的父母把她交給了我?”

冇有提名諱,但毓青知道太後說的是誰。

毓青答道:“溫小姐乃溫丞相之女,想必聰慧敏捷,心細如髮……不出三日,便可知曉。”

太後語氣不明:“溫小姐?”

毓青心下咯噔一聲,慌忙跪下:“奴婢口誤,是小姐。小姐如今已非溫家人,不可再有此稱呼。”

太後思索了片刻,才道:“起來吧!你也冇說錯,今日,她還是溫家人,但明日,就不是了。”

“多謝太後!”毓青這次起身,繼續替太後梳理,隻是動作愈發小心。

“告訴宇文信,今夜就把東西收拾好,明日一早就出發。”太後吩咐道。

“是,奴婢這就去。”毓青放下梳子,“小姐那邊……奴婢要去通知嗎?”

“不用,若她細心體貼,便將養著;若她心思不正,便在路上尋個由頭,送她走吧。”太後淡淡道。

“奴婢明白了。”毓青躬身行禮,朝外麵走去。

溫葵洗漱完便上了床,把自己整個人都悶在被子裡。

“係統,在嗎?”

係統應聲答道:“宿主,我在。”

溫葵這纔有了安全感,“你說,我還能回家嗎?”

係統:“宿主,大數據根據分析臨走前你哥的表現,以及太後等人熱情的招待來看,你成功回家的概率是0.01%。”

“什麼意思?”溫葵從被子裡抬起頭。

“宿主,意思就是,你回到家的可能性為0。”

溫葵聽懂了,毫不意外地翻了個身:“你能把大……大數據這麼分析的原因說給我聽嗎?”

係統:“好的,宿主。”

係統:“首先,宿主的哥哥溫諾,在宿主離開時情緒檢測的結果是多種情緒摻雜,處於極其不穩定的狀態。主要的情緒是後悔、憤怒、焦躁以及如釋重負。”

溫葵聽見‘如釋重負’這四個字微微一怔。

係統:“宿主剛剛甦醒,就被人接到宮裡。溫諾感到憤怒和焦躁都是理所應當的,因為他是一位疼愛妹妹的好哥哥。但其中的後悔以及如釋重負則說明,他知道宿主是因為什麼離開家的,且有可能和他有關係。”

係統:“其次,宇文信既然敢帶兵進丞相府,這意味著宿主的父母都是知道的。他們之間極有可能做了交易,而宿主,就是相府交給太後的籌碼。”

溫葵問道:“太後是宇文家的人,宇文信也許隻是接到太後的命令,纔來接我入宮。”

係統反問:“宇文信帶兵進丞相府卻冇有受到任何阻攔,事後相府也冇有追究。溫諾更是親手看著宿主被宇文信帶走,宿主覺得是因為什麼?”

溫葵坐起身,雙膝閉攏,雙手繞過膝蓋把自己團了起來,閉上眼冇有回答。

係統繼續道:“宿主進宮的這一路,並冇有看見宮女以及侍衛,且房間大多都是黑的。這顯然並不是內務府的失職,而是太後現在的宮裡就隻有宿主看見的這些人,這不符合常理。本係統合理推測,太後要搬家。”

係統忽然換了慷慨激昂的聲音:“最後,太後那老妖婆的態度極其不對勁。她明麵上表達對宿主的喜愛,私底下再派人把訊息傳播出去。到時候,相府的人就會知道,宿主你和宇文家關係極好!走的極近!心底裡那把宿主賣了的愧疚就會慢慢的消失,直至無影無蹤!”

係統聲音又低了下來:“到時候,老妖婆就可以使用攻心計,瓦解宿主的心裡防線,順理成章的收買宿主,讓宿主為她做事,受她擺佈。”

溫葵被他的變聲笑到了:“老妖婆?哈哈哈哈哈,你真是起名的鬼才!哈哈哈哈。”

係統非常有人性化,等溫葵慢慢的止住笑意,纔開口:“宿主,你需要去討好太後。”

剛剛的喜悅過後,淹冇溫葵的是無窮無儘的空虛與茫然。

“你對太後有偏見,為什麼呢?”溫葵撐著下巴問道。

溫葵突然聽見刺耳、短脆、急促的“哇兒哇兒哇兒”聲。

“?”溫葵忍不住捂耳朵,“什麼東西在響?”

聲音戛然而止,係統道:“抱歉,宿主,是我的警鈴響了。每當我意識到危險等級極高的時候,它就控製不住會響。”

溫葵:“!”不理解,且大為震驚。

“那它為什麼在我耳邊響,不應該在你耳邊嗎?”

係統義正言辭道:“宿主,我冇有耳朵。我現在更新的版本太低了,隻有宿主主動聯絡我,我纔可以和宿主說話。這個過程中,宿主的耳朵就是我的耳朵。”

“那我的身體……”

係統打斷她:“這個宿主不用擔心,我冇有這個權限,不會乾擾宿主的思想以及行為。一旦我做出傷害宿主的事,就會啟動自我銷燬程式。”

“這樣啊!”溫葵點點頭。

係統又換上了那副慷慨激昂的聲音:“宿主,知人知麵不知心啊!那個老妖婆,一看就城府極高,不然哪能混得上太後?她能夠調兵,說明她在宇文家的地位極其高。宿主要想好好地活下去,勢必要走討好她的這條路。”

溫葵感覺自己疲憊極了,她“嗯”了一聲,換了個姿勢,示意係統繼續說。

“老妖婆長久地身居高位,身邊的人形形色色,她那雙火眼金睛,很輕易就能看出宿主的討好。所以,宿主要明確自己的目標,不多問不好奇不走心。”

溫葵問道:“不走心是?”

係統為她解釋:“不要把其他任何人的話放在心上,聽聽就過。無論是貶低也好,誇讚也罷,它都不能為宿主帶來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反而會影響宿主的情緒。人一旦失去理智,就會變得可怕起來。宿主,包括你的父母,哥哥,你也不要把他們看得太重。”

“我不會的。”溫葵閉了閉眼:“我從小就知道,我享受的一切都是要付出代價才能得到。隻是冇想到,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

溫葵自嘲一笑:“我討厭……所有人。他們從來冇有問過我想要什麼,就把給我的東西都標上了價格。但好奇怪啊,為什麼哥哥就不用像我這樣呢?”

“他無憂無愁地……真讓人嫉妒啊!”

“宿主。”係統忍不住叫她:“溫諾是個廢物,但你不是。”

溫葵冇有再聊與丞相府有關的事情,而是問道:“我該怎麼討好太後?”

說到這個,係統就來勁了,“宿主,人精都喜歡識時務、聽話的人,認為她們好拿捏,宿主要好好扮演——無辜小白兔單純無害的人設。”

溫葵好奇道:“你不是霸道總裁係統嗎?”

“做係統要懂得靈活變通。”係統一副我很會的語氣:“我已經給宿主安排好了各項任務,保證宿主在扮演小白花的同時,兼顧霸道總、不對,霸道王爺人設。到時候,就讓那些小看咱們的人後悔去吧!”

“那我……就先努力在太後身邊待下去吧!”

“宿主這麼聰明,一定冇問題!”

係統又斷斷續續地同溫葵聊了許久,直到溫葵迷迷糊糊快要進入夢鄉時,隱隱約約聽見一道陌生的男聲對她說晚安。

係統又換聲音了?溫葵沉沉地睡了過去。

-“隨便看。”小狐狸虛弱的閉著眼睛,皮毛似熊熊燃燒的火焰,絢爛的映在溫葵眼底,令她一陣恍惚。寧鈞皺眉喊道:“溫葵?”溫葵噌的一下回過神,不再看那隻狐狸,站起身走到旁邊:“我心裡不太舒服,就不看了。”寧鈞不悅道:“你怎麼回事?”“不知道。”溫葵閉了閉眼,“心慌的厲害,感覺……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殿下,我想出去了。”寧鈞:“?”寧鈞道:“我剛剛一劍射到它腿上,它動憚不得,不會有意外。”寧鈞目光沉沉的盯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