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緣代靈 > 三月三

三月三

。江夫人卻道但願如此,我們先去和方丈告別吧。禪院內亭子後見到方丈正在和其他的香客討論著些什。方丈看到我走過來說微微鞠躬到,施主,寺內重脩金身之事多虧了夫人幫忙籌募。我輕輕回禮,重修今生之事本是我的信徒該做的事,方丈不必客氣。今日我們就要離開寺內,專門來找方丈告別。這幾日麻煩寺內了。阿彌陀佛,夫人潛心修道,必然多有福報。菩薩會保佑夫人和小姐一路平安。多謝,江夫人說罷微微低頭,轉身向門外走去,嬤嬤我先...-

青山寺後院內,一五歲左右女童穿著淺壁色衣裙在湖邊玩水,拉著能不她的丫鬟有些著急,代靈小姐,小心啊此處水深小姐還是不要再往水邊去了,如果不小心滑倒了夫人可要責罰奴婢了。小女孩卻不以為意,我會小心的,你不說我不說母親是不會知道的。雲思姐姐你快看湖遊來遊去的七彩小鯉魚。好可愛呀!嬌媚的女聲傳來,雲思,帶著你們家小姐跑到哪去了?迴廊走出一位美豔女子。身後跟著的嬤嬤也四處張望著。聽到聲音雲思有些焦急,連忙拉著小姐往岸上走,小姐,我們快走吧,夫人來找我們了。代靈也不在往下走了,跟著雲思一起到岸上來。回頭看到和嬤嬤一起過來的母親,一把撲到母親的腿上,孃親抱抱,寺廟的魚好可愛呀,什顏色都有,可不可以讓主持師傅送我們幾隻呢?母親點了點我的頭,伸手將我抱進懷說到,你呀一點都不像一個小姑娘,也太調皮了。我把頭埋進母親的懷,因為我調皮,母親就不喜歡我了嗎?是啊,不喜歡你了,你要怎辦?母親開始逗我,我從母親的懷抬起頭摟住他的脖子,輕輕的親在她的臉頰上,當然不可以,母親隻能喜歡我。母親和嬤嬤都開懷大笑,笑夠了輕輕把我放在地上說道,思雲你帶著小姐一起去房間吃些糕點,墊墊肚子,我們馬上出發準備回府了。思雲聽罷恭敬地回覆到,是,夫人。說罷思雲牽起我的手朝屋子走去。看著我們兩個手牽手走進屋內,江夫人回頭對嬤嬤說,此次來青山寺祈福也算是圓滿完成。希望以後代靈能夠平安順利吧。嬤嬤笑到夫人如此虔誠,必然能夠心想事成。江夫人卻道但願如此,我們先去和方丈告別吧。禪院內亭子後見到方丈正在和其他的香客討論著些什。方丈看到我走過來說微微鞠躬到,施主,寺內重脩金身之事多虧了夫人幫忙籌募。我輕輕回禮,重修今生之事本是我的信徒該做的事,方丈不必客氣。今日我們就要離開寺內,專門來找方丈告別。這幾日麻煩寺內了。阿彌陀佛,夫人潛心修道,必然多有福報。菩薩會保佑夫人和小姐一路平安。多謝,江夫人說罷微微低頭,轉身向門外走去,嬤嬤我先去車上,你去後院將代靈和思雲叫過來,我們可以出發了。見到夫人小廝連忙迎過來,將腳凳放好。江夫人坐上馬車,掀起窗簾,看著鬱鬱蔥蔥的樹林和寺廟的紅牆黃瓦,微風拂來吹散了心的鬱氣。今年開年以來,家大事小事不斷,先是丈夫被調任,後是女兒大病一場,孃家也是麻煩不斷,實在是有些精疲力竭了。好歹一切過去了女兒的病也有高人指點已經痊癒,下月去京城和丈夫團聚。家的事已經安排管家打理。一切安排好了,隻來寺中為女兒求一個平安符,就隻需靜靜等待了。孃親,嬌俏的孩童聲音傳過來。看到女兒甜甜笑著朝馬車跑來,一切事情都彷彿拋之腦後。乖靈兒,別跑小心跌倒。女兒被思雲抱上來,剛剛靈兒吃了可多東西了。是嗎,靈兒可該睡午覺了,思雲帶靈兒去後麵一輛馬車吧,那輛車的軟塌舒服。靈兒睡一覺就到了家了,江夫人對著思雲微微笑道。那母親,也休息會兒吧,靈兒最近總感覺母親很累。靈兒跟思雲姐姐到後麵那輛馬車休息去了。等等,母親將一個荷包掛到我的脖子上,囑咐到這個是孃親,特意為靈兒求的平安符,掛放在身上除了洗澡,不可以隨意拿掉哦。知道啦孃親,不想聽嘮叨,我連忙拉著思雲和我一起跑到另一輛馬車上。跟思雲抱怨,孃親每次都把我當小孩,說這些我已經知道的事情我已經長大了,不需要再這樣。思雲卻覺得有些好笑,小姐才五歲本身就是小孩啊,夫人囑咐的這些事情,小姐要牢牢記在腦子哦。我嘟起嘴,不要理你了,連思雲姐姐也要這樣,我可是跟其他五歲小孩都不同的。我已經是五歲的大人了。好好好,你已經是大人啦,五歲的大人睡午覺應該不用人哄了吧。哼,那當然啦,不要打擾我我自己可以睡覺。思雲看著用毯子把自己完全裹起來的小姑娘忍俊不禁。對外麵的小廝說可以啟程了,這幾日來回奔波的確有些累了,下山還要一個時辰,自己也閉上眼假寐一下。突然外麵有一陣吵鬨的聲音,思雲睜開眼睛掀開車窗往外一看。見一夥黑衣人,完全將馬車前的路擋住。叫囂著,隻見嬤嬤從馬車上下來,拿出一個鼓鼓囊囊的錢袋子,遞給為首的黑衣人那黑人拿過,打開一看和旁邊的人眼神交流了一下。便打算讓路。此時氣氛突然變化,後麵的黑人突然一刀將為首的捅傷在地,鮮血濺了出來。驚的周圍的黑衣人連連往後退,他彷彿發了狂又連捅幾刀,突然大笑起來,扯掉臉上的麵罩,隻看到他脖子上青筋四起眼睛血紅臉上蔓延著黑色的符文,彷彿還在湧動。看得讓人噁心。這些黑衣人彷彿看出了什,連忙一邊驚叫著魔修,一邊四處逃散,嬤嬤似乎被嚇的愣住,僵在了原地。那個魔修邪笑著抬頭,死死的盯著嬤嬤,我連忙開口嬤嬤快跑,這時嬤嬤才反應過來,準備逃跑。卻被一把抓住,明明剛剛他們倆之間還有幾步距離,他卻瞬間抓住了嬤嬤的脖子。突然旁邊發出一個柔柔的聲音,姐姐出什事了?怎馬車不走了?回頭看到靈兒已經坐了起來,疑惑的望向我,見他要往視窗看去,我連忙捂住了他的眼睛,因為那個魔修已經死死咬住了嬤嬤的脖子,我連忙抱起靈兒就往外跑,看到同樣剛鑽出馬車的夫人,兩人對視一眼,慌忙朝密林深處跑去。我本身會些武功,才被安排在小姐身邊照顧她的安全。所以在密林中奔跑也不算難事。隻是夫人今日穿的一群並不適合奔跑。漸漸的就慢了下來,我心中慌亂無比,我是有些武功但是肯定不能跟修士過的抗衡的,更何況是一個發了狂的魔修。看來今天是逃不過的。我急忙對夫人說,夫人你帶著小姐先走吧,我來拖住這個魔修。夫人眼中含淚卻說我們三人若是都要逃走怕是不能,你會些武功。跑得快,我來拖住這個魔修。隻是有一件事情求你帶我的女兒好好活著,拜托,你說著在我手塞了一個古樸的玉佩,這玉佩是我家祖傳,價值可抵萬金就送給你,隻求你護我女兒一命,說著便朝反方向跑去。看著夫人倉皇的背影,眼淚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此時小姐也掙紮了起來,孃親,我要孃親。也顧不得哄她將玉佩塞到小姐懷,隻好把她摟得更緊,朝叢林深處跑去,大概有一炷香的時間,看到前麵有一泉池水,我也不由得放鬆下來,看懷中的小姐已然哭累昏睡過去。

-一個刺激的,就假裝我們是一條魚被水拍在岸上的感覺,然後我們就完全出去了,再一起去找夫人好不好啊。靈兒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說到我都聽思雲姐姐的。我衝他安撫性的笑了笑,那你可要抱緊我哦。說著我又把她抱得更緊了一些。鬆了手後,身體的方向就完全被水流左右,我感覺我的背被磕到牆壁上撞的生痛。忍不住痛撥出聲,生理性的眼淚流出也被湖水帶走。不知道在水飄蕩了多久。感覺光芒越來越刺眼巨大的衝擊襲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