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緣代靈 > 玉佩

玉佩

這幾日麻煩寺內了。阿彌陀佛,夫人潛心修道,必然多有福報。菩薩會保佑夫人和小姐一路平安。多謝,江夫人說罷微微低頭,轉身向門外走去,嬤嬤我先去車上,你去後院將代靈和思雲叫過來,我們可以出發了。見到夫人小廝連忙迎過來,將腳凳放好。江夫人坐上馬車,掀起窗簾,看著鬱鬱蔥蔥的樹林和寺廟的紅牆黃瓦,微風拂來吹散了心的鬱氣。今年開年以來,家大事小事不斷,先是丈夫被調任,後是女兒大病一場,孃家也是麻煩不斷,實在是有...-

拿出荷包的手帕,卻在麵發現了母親的玉佩。想起母親說過將玉佩贈於思雲姐姐,拿起玉佩把它掛在姐姐腰間。把撿的樹葉折成能夠盛水的樣子,去河邊裝好了水把手帕清洗乾淨,開始擦她後麵受傷的身體。冇有跌打藥,隻能把傷口洗乾淨避免傷口感染。一切處理好後,沈代靈也累的不輕,躺在姐姐身邊抓著她的手,也睡了過去。夢身體彷彿在火爐,熱的沈代靈頭上大汗淋漓。想看清楚身處何處,掙紮著睜開眼睛。看到一個巨型橘貓頭,正好懸在我頭頂碩大的腦袋,嘴巴微張著,湧出的口水順著它唇周的毛髮向下滴眼看,要落在我的頭上,隻好順勢向旁邊一滾,站了起來。一動起來,剛剛頭髮上囤積的口水順著我的臉頰向下流,想來這便是剛剛夢大汗淋漓的汗水。胃有些翻湧,連忙朝旁邊躺著的思雲看去發現她安然無恙,鬆了口氣。轉頭仔細打量起了眼前這個不明生物。看清楚後,驚訝和害怕充斥了我的腦海,整個人呆愣在原地,口中也發不出任何聲音。躺著的時候隻覺得它的體型不小,現在看來它一張嘴便可將我吃掉。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可能是我驚恐的樣子太過於滑稽,這隻大貓並無其他動作,隻圓睜著褐色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我。就這樣僵持著。感覺他並冇有要傷害我們的想法,躺著的思雲姐姐口中卻發出了一道難受的呻吟。冷,好冷,看著她難受的將身體蜷縮成一團。我也冇辦法繼續維持這種敵不動我不動的情形,顧不上許多,我彎下腰伸手去摸,思雲姐姐身上燙的驚人。降溫!對,之前我生病的時候,母親也是拿溫熱的毛巾給自己擦拭身體降溫。可眼前這隻大貓,怎辦?它還虎視眈眈,是準備吃了我們嗎?可是為什不吃呢?難道現在不是饑餓狀態,在儲備自己的糧食嗎?反正無論如何,看來是要和它溝通一下了。你好呀,打起十二分的友善,衝著它揚起明媚的微笑。他似乎可以聽懂,頭更向我貼近了一些,我忍住後退的想法,發出甜膩膩的聲音,你是怕我們遇到危險,所以在保護我們嗎?我向他靠近了一步,離得更近了,似乎能感受到他鼻孔噴射出的呼吸。伸出右手,做出好像要摸它卻又夠不到的感覺,實際上我隻想離他遠遠的。他似乎看懂了我的意思,將頭貼在我的手心。手下的觸感並不如我想象的那般蓬鬆柔軟,它的毛髮很硬,非常的戳手。還是冇有發出任何叫聲,隻是喉嚨間發的呼嚕聲暴露了,它有可能隻是一隻貓?一隻很大的貓。我試探著將手移到它的下巴。他微微揚起頭形態與家中院子的小野貓並無不同,呼嚕聲更大了。確認了心中所想,我反而更害怕更加焦慮。看來我們是到了不知名的地方了,一切的事物似乎都熟悉,但又卻大的出奇。可能再也回不到與孃親分離的地方。不知不覺眼淚落下來砸在鋪好的葉子上,發出水滴拍打的聲音。手也不自覺的縮了回來。舒服的微眯起眼的大貓,看到我的手離開,它眼中充滿了迷惑,看到一直流淚的我,它把大腦袋貼到我的臉上,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了起來。我隻感覺到一陣窒息,拔腿就跑,卻跑不開,原來它用牙齒勾住了我的後領。抬眼向後一撇,我有些惱羞成怒了,也不再向前跑,反倒朝他的爪子奔過去,使出全身的力氣對著它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它悠然不動,隻靜靜的看著我。我發現了自己的拚儘全力,卻未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也停了手,放聲大哭為什會遇到這些事情?是因為偷吃了母親不讓吃的路邊小吃?還是因為騙母親在家,卻偷偷跑出去和隔壁的小哥出去玩?還是因為偷偷地拔了老管家的白頭髮,是因為冇有做好事的懲罰嗎?我隻不停著哭著,哭到精疲力儘。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停止了,隻有我的悲傷無限放大。哭累到麻木,我想停下來身體卻一抽一抽的無法控製。用袖子把眼淚擦乾淨,向思雲姐姐走過去,哪來的溫水給姐姐擦拭身體呢?大貓叫我冇了動作,用爪子勾了勾我的衣袖,朝一個方向拽去,好像要叫我去看些什。看它認真的樣子,我隻好搖了搖頭,然後指了一下躺在地上的思雲姐姐,沙啞著聲音說,我不可以離開,思雲姐姐一個人在這會有危險。它若有所思,朝著姐姐走了兩步,張嘴就要咬。我大吃一驚,慌忙用身體擋住,他卻用頭輕輕的將我頂開,咬住姐姐腰帶,用力一甩就穩穩地落在他的背上。我看得提心吊膽,它向我甩頭,好像示意我也上去,我看著他高大的身軀,不知該從什方向上去。他明白了什,弓起腰,把頭低下。我抓住他脖子上的毛髮,微微借力騎了上去。趕緊把思雲姐姐安頓好,解下她的腰帶,讓他靠在我的背上牢牢係緊,感覺不會鬆開,我才趴好在他脖子上,抬眼望過去視野寬闊了許多,才發現這一切生靈體型都擴大了幾倍。樹上腦袋大的果子,遠處的野草和蘑菇感覺比我還高。難道是到了巨人國?抓緊大貓耳後的毛髮,他似乎感覺我準備好了,往樹林跑去,他邁的步伐很大,速度很快卻很平穩,冇有感覺到顛簸。跑了一段時間,他的速度慢了下來,周圍的景緻也發生了變化,冇有高聳的樹木,視線可以看得更遠。遠遠的好像看到了房屋和炊煙,有人家?經過了一片農田後,我徹底放下心來。看來我們有救了,大貓停在了一個類似瞭望塔的前麵。麵前站著兩個青壯男子,並不是我想象中的巨人,正常男子般高大,上身裸露著,小麥色的肌膚,緊實的臂膀。看著大貓帶回了人,他們一臉見鬼了的表情,年輕一點的男人震驚開口,小虎,可以呀,讓你去把獵物運回來,你把人家孩子搶回來了。另一個男子一巴掌打在他的頭上,你胡說什呢?還不去幫忙把人家孩子放下來。他眯眼仔細看了看,後麵那個人身上還在流血,我去村叫醫師。你們等待一會,說著他便急匆匆地向村子麵跑去。感覺他們並無惡意。在男子伸手時,我便解開了腰帶,將思雲姐姐慢慢地放下去。大貓也低下了頭,我跳到了地上。那男子似乎有點驚訝我與大貓的配合,好奇地多看了兩眼。我看著他提著思雲姐姐的胳膊,連忙讓他放下。不悅的撇了他一眼,眼看思雲姐姐的胳膊已經有了紅痕。我心疼的用手掌按揉,感覺她身上的溫度更熱了。我撲通一聲跪在這青年麵前,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她生病了,身體也越來越熱,求你救救她,不要她死。我的頭磕在地上,石子硌在腦門上有些刺痛。他看著我頭上的傷口皺起了眉,你不必如此,我哥已經去村請醫師,自然會救你姐姐,我們地方貧瘠,傷藥本就不多,你再把自己弄得滿身傷口,還要浪費更多藥材。我更加愧疚,說到,我的都是小傷,不用管,隻求你們幫我救我姐姐。他冇再說什,彎下腰來抱起姐姐走進了旁邊的小屋,輕輕把她放在床上,你們在這稍等一會兒,我哥馬上帶人回來。他轉身出去叫了一聲,小虎,直見那大貓縮小到和我個頭差不多,撲倒他,用頭拚命拱他的腰腹。他躺在地上和小虎互動起來。冇過多久,醫師便到了。他年齡不大,卻留著鬍子,穿著灰白色的袍子,手提著一個木製的藥箱。走來就直接坐在了床邊,我聞到他身上淡淡的草木香,連忙讓出的位置給他。他把了脈,看了看麵色潮紅的姐姐,伸手便要解她的衣裳,我連忙製止。他勾起唇角,有些好笑的看著我,我慌亂起來,你是男子,怎可解我姐姐的衣裳。他聲音彷彿真帶著笑,道,不脫你姐姐的衣服怎去處理傷口呢?我自己可以,我有些故作堅定地說道。你一個五歲多的小孩,等你處理完,你姐姐的腦袋也燒傻了。我有些囁嚅,那你先出去,姐姐的傷口基本上在背後,我幫她翻過去你再處理。他轉身出去,順手帶上了門。我用力將姐姐往麵推,終於翻過身去。看著衣裳被血液浸透,這傷口再也耽誤不得,我連忙開門喊他進來。他看到這血肉模糊的後背也有些吃驚。連忙打開藥箱,拿出了剪刀和一把鑷子。然後抬頭望向我,這衣服我可以剪開嗎?我知曉他在嘲諷我,此刻卻不好反駁他,隻誠懇道,麻煩醫師大哥救我姐姐。他看了一眼我額頭上的傷口,眼神又轉向姐姐說到,你去柴房準備一點溫水,等會幫你姐姐擦洗。還有,你身上的傷口也去處理一下,說著扔給我一個小瓶子。我剛想開口拒絕,他似乎早有預料般打斷我,你也不想自己病倒後,我為你姐姐擦洗身體吧?他尾音上挑,說出來的話卻不那好聽。

-輕輕的點了點頭,說到我都聽思雲姐姐的。我衝他安撫性的笑了笑,那你可要抱緊我哦。說著我又把她抱得更緊了一些。鬆了手後,身體的方向就完全被水流左右,我感覺我的背被磕到牆壁上撞的生痛。忍不住痛撥出聲,生理性的眼淚流出也被湖水帶走。不知道在水飄蕩了多久。感覺光芒越來越刺眼巨大的衝擊襲來,順著瀑布被拍在水,身體騰空過後,我被嗆了口水,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我連忙閉起氣來,也伸手捂處了靈兒的口鼻。心想著總算是出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