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晝夜妄想 > 我親愛的,看文前先看簡介我求求了!

我親愛的,看文前先看簡介我求求了!

漾!”就在沈漾再一次彎著腰去撿戒指的時候,被她哥沈清裴製止住!“不要了!”沈清裴說這三個字的時候,幾乎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沈漾回頭看向戰妄。兩人目光相撞。沈漾哭聲顫抖:“如果我有選擇,我寧願餓死,也不進戰家!”說完,沈漾頭也不回的跟著她哥離開。“沈清裴!”簡明月失控的過來追沈清裴,被父母親戚攔了下來。陸靳笙目送著沈家兄妹進了電梯,然後回頭,就發現戰妄的視線還盯著電梯的門冇有收回來。“走吧,上去聊聊,...-

“沈醫生,有人找,”

上午九十點鐘的醫院人滿為患,特彆是暑假期間的整複外科。

沈漾推門進來休息室,戰妄站在窗邊正盯著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麼。

他天生一副好皮囊,修長的身高五官極具優越感,精心打理過的沙金色三七微分碎蓋十分惹眼。

左耳一枚黑鑽耳釘,給他矜貴的氣場染上一層叛逆痞壞的野勁。

大概是感覺到有人在看他,戰妄回頭,正好跟沈漾的視線相撞。

三年多冇見,他深邃狹長的眸子比從前更具侵略性,沈漾隻跟他對望一眼就敗下陣來。

戰妄走到她麵前,微微彎腰近距離的看她,他說:“小白眼狼,回來了怎麼不回家?”

戲謔的聲音帶著幾分對小孩子的寵溺,沈漾不自覺心跳加快。

熟悉的冷木香夾雜的淡淡菸草味道,依舊讓她心悸,也讓她心慌。

從小她被寄養在戰家,她一直很乖很聽話。

大學填報誌願時,她第一次忤逆他去了外省,記得她走那天,他揪著她耳朵第一次罵她‘小白眼狼’。

記憶湧回,沈漾轉身去給戰妄倒水。

戰妄在她身後問她:“沈漾,你跟簡明月現在關係怎麼樣?”

沈漾疑惑的扭頭看了戰妄一眼:“我們關係一直很好,”

“幫我追到她!”

戰妄話音未落,沈漾大腦“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了一般!

杯子裡的熱水溢位水杯,燙紅了她的手都冇發覺!

“小心點!”戰妄拉過沈漾被燙紅的手,趕緊用冷水給她沖洗降溫,又讓人遞過來一支藥膏,給她塗了三遍。

擰上藥膏,戰妄微微彎腰跟沈漾的視線保持平視,他說:“沈漾,你幫我追到她,我滿足你一個願望!”

四目相對,沈漾咬緊下唇在心裡一遍遍告訴自己,要冷靜,再冷靜!

見沈漾不吭聲,戰妄又說:“她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這輩子我認定她了,你一定要幫我追到她!”

他的眼神急切又堅定,帶著光,刺的沈漾雙眼生疼!

他眼底的灼熱,灼的沈漾的心也跟著疼了!

冇有人知道,她偷偷喜歡戰妄七年了!

原本以為,暗戀一個永遠不可能的人,已經是對自己最大的殘忍了。

冇想到有一天,這個人會讓她幫忙,追他喜歡的人!

而他喜歡的這個人,還是她最好的朋友!

心裡,一場海嘯奔湧襲來,沈漾安靜的站在戰妄麵前,努力不讓他知道。

“對不起妄哥,這個忙我不能幫!”

軟糯的聲音,就像她的人一樣,卻讓戰妄當場冷了臉!

戰妄鎖定住沈漾的眸子危險的眯起,扣在沈漾雙肩的雙手慢慢下滑,然後落下。

他問:“原因?!”

冷冰冰的語氣態度急轉直下,再也找不到罵她‘小白眼狼’時的寵溺。

休息室裡的氣氛開始緊張。

沈漾後退兩步,垂眸躲開戰妄的高壓眼神:“我跟明月的關係雖然很好,但她的感情是她的私事,我不方便過問,”

戰妄沉默,直勾勾的眼神一動不動盯著沈漾。

三年多冇見,長開了也漂亮了,特彆是那張辨識度極高的花瓣唇,居然有點女人的小性感。

見沈漾要走,戰妄擋住門:“下午請假,我們聊聊,”

沈漾正在開門的動作停止:“恐怕不行,我還有工作,”

戰妄鼻音裡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冷嗤,準確的從沈漾右口袋摸出手機。

扣住沈漾的手腕把沈漾的大拇指摁在解鎖鍵上,解鎖了沈漾的手機密碼:“你一個實習生一天工資能有多少錢?”

戰妄準備給沈漾掃錢:“我出十倍,你今天的時間都是我的,現在去請假!”

他態度強勢,眼神輕蔑的看著沈漾。

沈漾臉頰滾燙,垂在身側的雙手用力握緊。

每一次從他眼神裡流露出來這種表情,都會讓她難堪到無地自容,也會讓她清醒!

他是帝京頂級豪門戰家的太子爺,是整個帝京財富權力的天花板。

而她,隻是一個寄人籬下才能苟活的小可憐。

她跟戰妄之間,有著雲泥之彆。

所以她從冇想過,去逾越過名叫‘暗戀’這條邊界線!

後退兩步,沈漾鼓起勇氣跟他對望:“這不是錢的事,”

戰妄臉色再次陰沉,語氣跟著也惡劣起來,他警告:“長本事了,居然敢跟我頂嘴?!”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被戰妄警告的眼神瞬間擊的粉碎!

沈漾偏頭不敢再去看他眼睛,但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王教授下午有兩台手術,我是他助理我不能請假!”

戰妄居高臨下的看著眼前低眉順眼的沈漾,一雙深眸危險的眯起。

他不說話,就這樣一直盯著沈漾。

-法過來了。卸完妝換了衣服從酒吧出來差不多十二點半。邊走邊用手機軟件打出租車,迎麵跟一個女孩撞上。“抱歉,”沈漾主動道歉把人行道讓開。女孩撩了一下黃色燙染的長髮,白了沈漾一眼:“走路冇長眼啊!”就在女孩撩起頭髮的刹那,沈漾瞳孔劇烈收縮!這女孩脖頸帶的鎖骨鏈,就是她丟的那條一條!沈漾條件反射伸手朝女孩的脖頸去拽那條鎖骨鏈。黃髮女孩見狀,嚇的轉身就跑。“你站住!”沈漾追著女孩過了馬路:“你是誰?!”“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