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轉生咒回的我卻又加入了石紀元 > 第155章 造船計劃

第155章 造船計劃

我反轉術式的天賦可比你們好多了!不用擔心我。”上野蕪笑著說。五條悟看了看上野蕪,糾結一番後然後聽從她的話,把刀拔了出來。五條悟趕過去的時候,兩個人打的難捨難分,被刺激到的織娘瘋狂的輸出著自己的攻擊。看似柔軟的蜘蛛絲變得異常有韌性,伏黑甚爾有時躲避不及,身上被割出了許多條血痕。伏黑甚爾又不知道去哪裡了,織娘瞬移到五條悟身邊“小蕪呢?”“小蕪讓我來幫你。”五條悟看了眼織娘回答道。“是嗎?知道了。”織娘...-

冬天的日子過得相當快,快開春的時候,留下來的所有人都轉變成了咒術師。

上野蕪將自己對於咒術的理解與理念儘數交給了他們。

冬日的積雪在太陽的照射下融化成水,機械轟鳴的聲音從遠處的森林裡傳來。

伴隨著哢噠哢噠的聲音與滾滾黑煙,一輛木車衝進了基地當中。

“什麼人!”看守的那人下意識想試試自己的咒力。

“清水!”秋原朝著那人喊了一聲。

“好了好了,知道了。”清水有些失落的收回手。

卡瑟吉,千空和大樹從車上跳了下來。

“你……”秋原剛想問些什麼,一片陰影籠罩了天空,伴隨著鳥鳴聲,一隻巨大的鳥類咒靈從天空中盤旋著降落到地上。

“啊,是夏油先生的咒靈吧?估計又來找老師了。”清水見怪不怪的收回目光。

雖說冬天下雪路上難走,但這對於擁有飛行咒靈的咒術師根本就不是什麼難題,夏油傑時常帶著五條悟和硝子一起來找上野蕪,順便教教那些剛覺醒的咒術師。

秋原的目光轉移到從木車上下來的三個人,這個年輕人不會就是老師說的那個天才吧?

硝子熟門熟路的來到上野蕪的房門口敲了敲。

“誰啊……”上野蕪昨晚上睡得有些晚,此時正處於一個迷迷糊糊的狀態,她揉了揉眼睛一把拉開了房門。

下一秒她就清醒了,因為懷裡多了個人。

“小蕪~開春啦!和我們走吧?真是搞不懂你,非說什麼開春以後才願意離開這裡的。”

“上野姐姐。”千空站在門口喊了一聲。

“上野姐姐!!”

“小千空和大樹也來了啊?”上野蕪有些意外的說。

“收了上野姐姐的大禮物,我可冇少努力呢!要試試我們做出來的車嗎?”

“是金剛一號!”卡瑟吉有些不滿的說。

“好好好,金剛一號。”千空有些無奈的重複了一遍。

“悟和傑是去找其他人了吧?這裡……還需要嗎?”

千空知道她在問什麼,於是搖了搖頭“上野姐姐,隻依靠這裡的硝酸效率太低了,我打算接下來去尋找鉑金,有了鉑金就能源源不斷的生產硝酸。”

“鉑金……”劇情進展的還挺快啊?

“好啦好啦,等回去再說嘛!小蕪,你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可以換換地方了!村子裡你的房間我們也給你搭好了,隻等你入住了!”硝子半拖半拉的帶著上野蕪走到空地上。

又等了一會,剩下的所有人都被帶到了廣場上,夏油傑揮手召喚了幾隻咒靈讓大家坐上去。

硝子坐在咒靈背上看向她“小蕪,你想坐什麼回去?”

上野蕪看了看那輛“金剛一號”又看了看咒靈,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金剛一號”。

“小蕪!那我們先走啦!待會見哦!”硝子坐在咒靈背上朝她揮揮手。

金剛一號的座位上貼心的放著墊子,千空和上野蕪坐在後麵。

卡瑟吉一下子就坐在了駕駛位上興奮的說“吼吼吼,就讓你體驗一下金剛一號的速度吧!”

大樹聽見這話迅速抓緊了一旁的把手“上野姐姐,待會記得抓緊身邊的把手!”

上野蕪想了想用黑色的術式做成了安全帶的樣式綁在自己身上,還順便給其他人套上。

“哦吼吼這是什麼?好絲滑的手感!”卡瑟吉摸著上野蕪的術式好奇的問。

“這是我的術式。”

“術式,是夜蛾他們的東西啊?”卡瑟吉悻悻收回手,“算了算了,快點坐好,我們出發了!”

伴隨著機械的轟鳴聲與滾滾黑煙,金剛一號動起來。

千空摸摸上野蕪的術式有些感慨“還真的要謝謝上野姐姐你送來的那些人,不然我們的發展也不會那麼快。”

“是啊!那些咒靈真是太厲害了,一個咒靈就可以不眠不休乾上好久,非常好用!我都比不過它們。”大樹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

“不,你為什麼要和咒靈相提並論啊?”千空扯了扯嘴角。

“什麼?不眠不休的乾上好久”上野蕪冇忍住驚訝的說。

大樹奇怪的點點頭“是啊,我記得之前千空有測試過得,一隻咒靈乾重複動作保持相同的頻率可以乾上整整三天!”

上野蕪聽著大樹的話,在心中為那些咒靈默哀,真是太慘了。

大樹倒豆子一般將他來到科學王國的所見所聞分享給了上野蕪,上野蕪不時點點頭應和。

很快,上野蕪就坐著金剛一號來到了村子,這附近的矗立著一座又一座木屋,每個人都在忙著搬東西。

“這是在做什麼?”上野蕪看著忙碌的人群好奇的問。

“我們在造船。如果想要複活所有人我們不僅需要鉑金製造硝酸還需要大量的酒精。”

“你想橫跨太平洋去墨西哥”上野蕪想起曾經偶然看到過得關於玉米產地的訊息。

“差不多。”千空有些模棱兩可的說。

“船的設計我並不擔心,但海上的食物呢?我想白木應該有把青稞種子帶給你,但青稞的產量並不是很高吧?”上野蕪皺著眉頭說。

“是的,但是我從克羅姆的收藏裡找到了小麥,冬季的外出的時候還遇到了土豆和紅薯。”

“什麼”上野蕪又一次冇忍住震驚了一下。

“哈哈,很不可思議吧?不過事實上為了找到這幾個高產作物解決食物問題,我們付出了相當多的時間和精力纔在一塊地方找到了幾個苗苗。”千空有些得意的解釋,“現在食物的問題暫時解決了,不過……”

“嗯不過什麼?”

“算了,冇什麼。”千空想了想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你會和我們一起去嗎,上野姐姐?”

“出海嗎?”不能再留下來了啊……

“嗯,所以,上野姐姐,你會和我們一起去嗎?”

“抱歉,我有些暈船,出海的話有些不方便。”

早就回到基地的五條悟,夏油傑和硝子聽見上野蕪的話都愣了下。

暈船以他們相處這麼多年的瞭解,這是個藉口,隻是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說。

“啊,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千空有些失落。

上野蕪露出一絲微笑,安慰道“彆失望,千空,我相信你們一定能夠成功橫跨太平洋。到時候,我們都會在岸邊等待你們的歸來。”

千空勉強笑了笑,說道:“好吧,上野姐姐。那你在這段時間裡有什麼計劃嗎?”

上野蕪想了想“大概會和大家一起幫忙造船吧?”

千空注意到遠處站著的三個人,找了個理由離開了。

他現在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他可能又要失去一個親近的人了……

-的事物,當然無法加以控製。”“那織娘你怎麼解釋”其中一個屏風問。“織娘和裡香不一樣!她誕生於其他人對於蜘蛛神的恐懼,老東西你是不是冇看我資料就來了?但裡香不一樣,她為什麼誕生,你們誰知道嗎?”上野蕪冇忍住反駁道。“總之隻能通過多方嘗試,你們暫且先彆插手了。”五條悟適時接話。“彆忘了,乙骨的秘密死刑隻是暫緩。”一個屏風看著兩個人離開的背影說。“那我也提醒你一句,我們兩個是站在乙骨那一邊的,可彆忘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