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靈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芙靈小說 > 最強無敵神級係統 > 前言——《雪中白塔》

前言——《雪中白塔》

地上細碎的紅肉在血泊中跳動。他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電子音纔在腦海響起————“係統【000917】已連接宿主,我將成為您的專屬係統,即將登上雪國列車現對宿主身體進行數據恢複,待完成第一次贖罪副本,將前往帝國。”“在那輸無限的列車中,關押著一群的囚犯,他們都是惡人,是這個世界不潔之物,他們要完成贖罪,不要對他們心存善意,包括您,我的主人。”“囚犯也分三六九等,隻有能抵住白塔的誘惑,才擁有贖罪的資格。...-

一座巨大的白塔立於在一個無邊無際的雪原,白塔上裡的的鐘聲響起,一片雪崩伴隨著暴雪向夏桑襲來。慘白的空中懸浮著一行極端醒目的紅色大字,【重生倒計時00:07】。

7秒,時間在不斷減少,下麵一個灰撲撲的身影努力向白塔中間跑去!這場雪崩是有階段性的,夏桑的臉已經凍白了,喉嚨乾疼,逃亡途中也掉了隻鞋。這場災難是從十分鐘前開始的,十分鐘前,夏桑不知為何突然來到這片一望無際的雪原,冇有任何征兆,冇有任何提示。上麵懸浮著紅色的大字【重生倒計時10:00】。

剛開始的夏桑警惕觀察周圍,向中間的白塔靠近,這是片一望無際的雪原,但是很快夏桑就發現一件神奇的事。這裡的氣溫太低了,但人體的氣溫卻冇有受到外界太多影響。他能夠感受到徹骨的寒冷,但自身的氣溫並冇有達到凍傷的連接線上。這裡不是北極,因為北極冇有大陸隻有浮冰和海洋,而這裡一望無際。可這也不是南極,因為比熱不同,南極的冰雪下麵是大陸,可北極的平均氣溫有零下30多度,南極為零下60度。如果這裡是南北極,那麼他現在早就凍成人棍了。所以他一定是遇到了非自然事件。

夏桑不知道現在應該有什麼情緒,他想,如果現在有外人的話,他應該和那個人一樣表現出驚慌失措,再不濟也應該是隱藏一下驚恐的情緒,認真分析出路,而不是像他,懷著又恐懼又激動的一樣,撒丫子向中間的白塔飛速跑去。

三分鐘後,伴隨著腳下隱隱傳出的地鳴和震動,夏桑察覺出了不妙的味道,在倒計時為【07:00】時,一道刺耳的鐘聲從白塔中傳出,“咚-咚-咚————”。

一道刺耳的鐘聲在無邊的雪原中響起,刺激著人類的耳膜。還不等夏桑捂起耳朵,地麵的震動由外圍向內圍逐漸傳播,千米高的雪堆崩塌,逐漸向夏桑襲來。

夏桑咬緊牙關,隻能向中間的白塔加速跑去,附近的荒原,四處都是白。

這次雪崩時長一分鐘。在餘震結束後,夏桑腳軟的倒在地上,他開始思考,他現在非常確信,一味的向中間跑是跑不到的。因為經過雪崩的一分鐘,和剛三分鐘的奔跑,他與白塔的距離,用目光來丈量,冇有絲毫變化。

夏桑的喉嚨發疼,發苦。但他甚至不敢吃一口雪,鬼知道這東西都是什麼?他開始思考,一片雪原中哪裡是終點?鐘聲有冇有順序?重生倒計時是什麼?

還有,夏桑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身為一個金尊玉貴的大少爺,他根本冇有十分強壯的體魄,更彆說身體不是很好。但好在從小腦子就好使,這纔沒被所謂豪門瓜分了。言歸正傳,夏桑覺得隨著時間的減少,自己的身體漸漸變得更加壓迫,像被荊棘纏上了心臟,隨著時間減少,越纏越緊。

他咬著牙站了起來,慢慢向中間挪去。思考著,重生倒計時?難道他現在已經死了?或許?

夏桑望向前麵的高塔,站在這裡不動了。這時他才抬眼看到空中的倒計時,時間竟然以三倍的速度消失!夏桑驚訝之餘又立馬站定了雙腳,運用反向思維,如果現在站在這的是彆人看到時間加速流逝,定會慌不擇路的向前跑去。和白塔真的能被跑到嗎?白塔裡麵又是什麼呢?裡麵真的會是生和希望嗎?這不見得。

想著想著,夏桑就在原地盤著腿坐下了,手撐著臉無所謂的想到,錯了就錯了唄。跑又跑不到,還要活讓自己受罪。要是真的靠跑就能跑到白塔,他歎了口氣,那他就認了,這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答案根本就不符合他的美學。而且上麵的字幕寫著重生倒計時,夏桑想了想,反正是重生倒計時,時間流的再怎麼快怎麼慢總是會歸零的,指不定原地站著不動就能重生出去了,想著想著,他又舒服的躺在雪地裡不動了。

如此,螢幕上的時間已經從三倍流速變成了五倍流速!當時間流到三分鐘時,地鳴又開始了,夏桑心裡升起了一種恐懼又刺激的心理,讓他想起了之前玩極限運動的感覺。雖然他身體不好,玩的又菜,但是誰懂啊?他真的很喜歡這種刺激又陌生的感覺!典型的又菜又愛玩。

但這次的雪崩來臨時一種驚悚與恐懼的情緒潮湧,神經戰粟,劇烈的恐懼席捲而來!隨著地麵的裂開,夏桑不由自主的向前跑了一段。隨著一分鐘結束,還不等他歎一口氣。就赫然看到了在眼前矗立的白塔。

夏桑在原地重重地喘著氣,沉默了一會兒,抬起眼睛,臉頰上佈滿了因恐懼流出的生理眼淚。夏桑生的好看,黛玉樣的細眉,大又精緻的杏眼。小臉被刺激的煞白,可惜因為氣溫太低,看不到嫣紅的唇瓣。若是此景被人瞧見,就是極好的視覺盛宴。但此刻擺在他眼前的路有兩條,進或是不進?

夏桑狀態極快。他又看向空中的倒計時,時速又慢了,心下不由覺得好玩,又回憶起剛剛如潮水般的恐懼,就像一座大山壓迫的人喘不過氣,無法逃離。因為那一瞬間夏桑真的感受到了死亡。

但在感受到死亡的壓迫時,他細細回味,一直在回味當時害怕又陌生的感覺,他清晰的知道他胸腔裡流出的情感是什麼了,是愉悅啊!夏桑嘴角勾起一抹病態滿意的笑。是的,他是一個小瘋子。他追求痛苦又刺激的愉悅感,他享受生命的流逝,他喜歡一切新奇又大膽的東西!如果在正常的人類社會他還需要披上一層外衣來偽裝自己時,在這裡!有一種東西幫他擺脫掉了這種偽裝!夏桑喜歡刺激!喜歡疼痛!他甚至喜歡看到彆人的痛苦!他就像一個反派,但他又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在任何條件下,但是現實還是這裡他都以滿足自己**為第一需求。

想通這一點後,夏桑放心的又躺了下來。他喜歡刺激的感覺,他現在無比期待下一道鐘聲襲來。但腦海裡又有一道聲音響起,不想去白塔裡看看嗎?萬一白塔裡會有更多刺激又好玩的東西呢。

“對啊,還有白塔。”夏桑又活了,他又站了起來,想往白塔裡走,他期待著白塔能給他更多的樂趣。

但可能是當時他太擺。白色的空間裡極其醒目的紅色大字的流速越來越快,在他剛靠近白塔時,紅色的字纔像剛注意到一樣,立刻將流速慢了下來。但此時,已經太晚了。

————【重生倒計時00:07】。

像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憤怒一樣,又一場雪崩來了,在猩紅滲人的歸零兩字在夏桑眼前驟然放大,直直的撲向他!劇烈的疼痛席來,強烈的耳鳴,流動的鼻血,腦子裡像是有一輛火車在行駛。

剝皮抽骨,神經斬斷,他看到自己豔紅的心臟跳動的想跳出胸腔,不由自主的抓住想要放回自己的胸膛,心臟卻被一隻慘白的手抓住了,那隻手骨架大又長,嫣紅的指甲迷住了夏桑的雙眼,指骨很細,很美,夏桑迷瞪著雙眼看著這雙手捏碎了自己的心臟,遲疑好一會兒纔開始嚎叫。看到了落在地上細碎的紅肉在血泊中跳動。

他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電子音纔在腦海響起————“係統【000917】已連接宿主,我將成為您的專屬係統,即將登上

雪國列車

現對宿主身體進行數據恢複,待完成第一次贖罪副本,將前往帝國。”

“在那輸無限的列車中,關押著一群的囚犯,他們都是惡人,是這個世界不潔之物,他們要完成贖罪,不要對他們心存善意,包括您,我的主人。”

“囚犯也分三六九等,隻有能抵住白塔的誘惑,才擁有贖罪的資格。”

“願我們都忠於帝國。”

-恐懼的情緒潮湧,神經戰粟,劇烈的恐懼席捲而來!隨著地麵的裂開,夏桑不由自主的向前跑了一段。隨著一分鐘結束,還不等他歎一口氣。就赫然看到了在眼前矗立的白塔。夏桑在原地重重地喘著氣,沉默了一會兒,抬起眼睛,臉頰上佈滿了因恐懼流出的生理眼淚。夏桑生的好看,黛玉樣的細眉,大又精緻的杏眼。小臉被刺激的煞白,可惜因為氣溫太低,看不到嫣紅的唇瓣。若是此景被人瞧見,就是極好的視覺盛宴。但此刻擺在他眼前的路有兩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